走出產地  找到梅與薑的多樣舞台

從上一代就在台東種植梅子和生薑的李家,現已傳承到的第二代李奇軍和其他兄弟姊妹,從產地走出去,在加工、銷售、餐飲的位置上,為祖地上的梅與薑,找到更多價值。

要看完「清亮生態農場」的事業群,可能沒那麼簡單。從一個梅農開始的李家,如今有了一間在台東市區專賣有機食品的店面,一旁是販賣簡餐、咖啡的餐廳,接著是農產加工廠區,最後才是山區裡面超過二十公頃的農地。這是李奇軍的爸爸李清亮從苗栗來台東開墾,闢出的一山希望,也是這二十公頃的地,撐起了六個子女的家庭。

曾經在未知中開拓出活路的李家精神,也傳承到了二代,李奇軍與其他兄弟姊妹分別在生產、加工、銷售、餐飲的位置上,為祖地上的梅與薑,找到更多價值。

「像今年遇到極端氣候,產量很少,其實我們還是有產品可以賣!」李奇軍說。從父執輩就開始經營的清亮生態農場,在二代加入之後,已經從一顆梅子,玩出六、七種產品,從生產者角色,晉升為通路、加工業者。回首過去,李奇軍說,「一定要出發,出去,農村才有出路。」

時間回到台灣加入WTO前,其實李家梅農的事業沒有太多擔憂,一年產季工作個幾個月,一年收入就穩定了。但在加入WTO之後穩定的價格不再。從那時起,李家就在政府的輔導下,開始轉型農產加工,同時開始做梅子的發酵,展開走出高山產地之路。

曾是「生產的博士、銷售的菜鳥」

在家中加工部成立的第二年,李奇軍回到了故鄉。「我從我眼睛睜開那一刻就在想成本!」他回憶,稱自家是「生產的博士、銷售的菜鳥」,從農業生產走向加工之後,同樣遇到有貨但找不到市場的問題。

過去,台灣梅子最大宗的加工者之一是日本,他們來台灣收梅子回到日本加工後,銷回台灣,有品牌、有技術、有風味,市場中識別度高。但對清亮生態農場來說,從生產端要切向市場,非常陌生。「做一個月的量,要一、兩年才賣得完。」李奇軍嘆道,對市場陌生,即使產地與加工都已經取得有機認證,當時的售價僅是現在的十分之一。

正因為做一次加工品賣一、兩年,李奇軍索性到大姊的簡餐部工作,一待待四年。「這時是崛起的重要一環。」李奇軍這麼稱那段時間。因為家中成立簡餐部,所以成了家裡農產、生鮮產品、加工品試水溫的地方,可以直接看到消費者對產品的第一反應,根據反饋修正商品。雖然簡餐部不是主要收入來源,但「好處是一傳十、十傳百、百傳千。」家中的加工品,透過簡餐部的展售、入菜,慢慢傳開名聲。推出新的產品,也由簡餐店出發,建立起名聲後走向其他通路。

以多元商業模式活化再生農村

走出產地  找到梅與薑的多樣舞台

有了生產、加工、餐廳,當妹妹也回到家中,開一家自己的通路便成了選項。門市中不只是賣自家產品,其他有機、健康相關產品也都放在架上,由通路聚集社群。現代農村致力實現的農村六級化──將生產、加工、販售一體化,提升附加價值、增加就業,促進農村活化和再生,就在李家實現了。

像是鋪路一般,家中的兄弟姊妹,從生產一路鋪到通路,最後打通任督二脈的,是品牌效益。「沒品牌之前,東西都賣不掉。」李奇軍先從產品包裝設計著手,終於實現返鄉後的自我期許,將清亮生態農場的系列產品一致地推向市場,走出去。

摸清市場之後,李奇軍的加工跟著需求走,一年加工量五、六噸,陸續開發出黃梅醬、梅子酵素、鹹梅、梅精等產品。另外,更獨創將有機薑母混入麻油製成麻油薑。好商品要走出台東,所以清亮農場也接受水保局農村再生計畫輔導和電子商務平台合作,由李奇軍擔負起網路銷售重任,利用網路流通把自家產品賣到全台灣。

花了十餘年、全家走過了供應鏈的上下游,現在的李奇軍除了繼續用不同的商業模式,發揮祖地的價值外,也貢獻他的經驗給左右鄰居,他擔任青農聯誼會副會長、推廣有機,還幫忙年長農友做表格,幫他們申請有機認證等,希望將自己走過的路,不論機會或挑戰,分享給其他人知道,能有更多有機農民將農作物製成有機產品,讓消費者和農民雙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