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社會日益複雜,未來趨勢更是變幻莫測,企業主對各種人才的需求也日益增高,不少企業文化都標榜「用人唯才」,而這種情況不獨現代,早在三國時代的曹操,就已經體會到越是險峻的情勢,越需要不同的人才,所以他拋出《求賢令》,言明「二三子其佐我明楊仄陋,唯才是舉,吾得而用之。」意思是「你們要幫助我發現那些地位低下而被埋沒的人才,只要有才能就推薦出來,讓我好好重用他們。」

曹操如此求才若渴,當我們回過頭來看諸葛亮的選擇,就感到很有意思。無論是後世或當世,都肯定諸葛亮是個優秀的人才,但這樣的人才為何不投奔曹操或孫權,而選擇當時窮途末路的劉備呢?

同領域的三家公司互相競爭,曹董公司規模最大,但重要職位都被卡死,出頭不易;孫董那兒人才濟濟,雖有老哥諸葛謹在裡頭打點,進去就算受重用,也不是自己本事;劉董公司雖小,但人才也少,一入肯定是核心幕僚,可以直接參與公司經營決策;再加上劉董三次親自邀約,還特地一大早到家裡等著起床面談,多方比較之下,不投靠劉董,又投靠誰?

一個強有力的證明是,諸葛亮奉命去東吳聯合抗曹,當時張昭想留下諸葛亮,卻被他婉言謝絕,後來諸葛亮是這麼說的:「孫權可說是人中豪傑,但是我看他的氣度,會對我很好,卻不會言聽計從,所以我不留下來。」這擺明了諸葛亮之所以不留,是由於沒有一展長才的空間,因此,儘管諸葛亮說投靠劉備是為了復興漢室,但明為復興實為求用,這「求用」的考量,絕對是決定性的關鍵。

從歷史的發展來看,投靠蜀漢的諸葛亮為自己找到了絕佳的位置,因為他打從一開始就是核心幕僚,當上了軍師中郎將,換算成職場,地位相當於我們所謂的執行長(CEO),在劉備登基即位之後,他順理成章成為宰相,變成是更有實際決策權力的執行董事。然而這個選擇是否正確呢?許多人議論紛紛,但我認為就「求用」的初衷來看,其實很值得商榷,原因是他最初之所以選擇劉備,並不是因為劉備先天條件有多好,而是因為劉備會對諸葛亮言聽計從,然而,後續的發展是,劉備總在關鍵時刻一意孤行,違背他當初請諸葛亮掌控大局的託付,像是關羽被孫吳害死之後,劉備不聽諸葛亮的話,堅持盡起蜀漢大軍伐吳,這個舉動不僅大出諸葛亮意外,也與諸葛亮「聯吳抗魏」的策略背道而馳,所以劉備大敗之後,諸葛亮是這麼感慨的:「如果法正還在,一定能制止劉備東征;就算非東征不可,也一定不會覆敗。」

然而,事已至此,木已成舟,諸葛亮不可能轉投陣營,只得咬著牙繼續最初的抉擇。那諸葛亮是否作出相應的成績呢?從他六出祁山、壯志未酬,最終病逝於五丈原來看,並沒有達到預期的成果,於是我們要問:為什麼能預謀大勢的諸葛亮,始終沒辦法北伐成功?這個問題可以從兩方面來看,一是能力屬性問題,二是策略遭到猜忌。

儘管羅貫中在《三國演義》中把諸葛亮塑造的非常英明神武,但從當世名士的評價中,可以知道諸葛亮並非全方位專才,像是賈詡說他:「善治國。」劉曄評諸葛亮:「明於治而為相。」就算是相當推崇諸葛亮的《三國志》作者陳壽,也不過說他:「可謂識治之良才……,蓋應變將略,非其所長歟!」也就是說,諸葛亮的長處在於經營謀劃而非軍事才能,然而,當時的蜀漢並沒有真正突出的軍事人才,諸葛亮迫於無奈,只得親自上陣;也或許是諸葛亮對自己期許太高、自信太過,產生眼高手低的窘境,幾番出征,都無功而返。這好比是公司內部的人事主管不好好發揮專長管理人事,反而硬是接下業務主任的位置挑戰業績,才能沒有用對地方,當然會招致失敗。

另一方面,從諸葛亮「隆中對」分析天下大勢,我們可以發現他眼界雖然很高,卻未必能為人們所接受與諒解。舉例來說,儘管有許多人認為諸葛亮北伐是不智之舉,但卻有另一種思維,認為這麼做是為了「以戰養戰」,牽制曹魏與孫吳的發展,如果不這麼做,蜀漢將會滅亡的更快。但這個不能明說的策略,卻遭到蜀漢上下猜疑,像是諸葛亮北伐,好幾次都失敗於後勤的糧運不繼,其中一次還是同為顧命大臣的李嚴所致,但如此事關重大,最後只有撤職查辦,如果不是背後有人撐腰,怎會不以軍法論處?再者,諸葛亮去世後,蜀漢人民懷念他,上書要替他建祠立廟,劉禪沒有批准,如果不是心有顧忌,何必否決?而諸葛亮也意識到這樣的猜忌,才會於《出師表》中再三明志:「宮中府中,俱為一體。」也就是以皇宮與宰相府體制一致,來表明自己毫無二心。

回顧諸葛亮的一生,他選擇了自認有發展潛力的公司,可是老闆並不完全聽從他的策略,於是一步錯,步步錯,績優股瞬間成為地雷股,這是他犯下的第一個錯誤;好不容易努力做到三國鼎立,可惜時不我予,錯過坐大的最佳時機,此時他又花太多心力在自己不擅長的地方,適才不適用,這是他犯下的第二個錯誤;當策略遭到猜忌時,首要之務應該是取得內部共識,為長遠發展奠定基礎,可是他卻忽略內部團結的重要性,輕率出擊,以致鎩羽而歸,這是他犯下的第三個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