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王朝正在瓦解,蘋果iPhone銷量出現13年來首見衰退,上周鴻海旗下富智康發布獲利預警,今年上半年淨利將大減92%。

蘋果股東Icahn已出清手上持股,CEO庫克正計畫赴大陸拜會政要,想要救蘋果。

對台灣來說,大概沒有比這個更糟糕的消息了,台灣最好的公司都是為蘋果而活,包括鴻海、台積電還有做鏡頭的大立光。

最近半導體之父英特爾創辦人葛洛夫辭世,代表一個時代的終結。Intel對於台灣半導體和電腦產業有關鍵影響,但面對PC式微,不得不重組,明年中前將裁員1.2萬人。

蘋果、英特爾都是生態系統,所以他們的影響非常深遠。20年前,台灣處在相對簡單的生態系統中,主要就是英特爾和微軟,每個PC都是Intel inside。

但今天環境變了,新生態系統出現,許多來自中國大陸,包括阿里、騰訊、百度,還有小米和華為。華為也是全中國增長最快的智慧型手機商。

生態系統不只是製造,還包括市場、人才、學校、政策以及所有環節。台灣創造出一個名詞「紅色供應鏈」,其實我們真正面臨的是「紅色生態系」。

台灣沒有市場,很難打造自己的生態系,我們基本上都是為別人而存在,服務別人的生態系。

政府常說台灣有很多有實力的「隱形冠軍」。為何隱形?因為他們也是別人生態系統的一部分,汽車零組件有「特斯拉概念股」,機能性紡織則有「UA概念股」。

全世界除了中國大陸,很少生態系統能夠侷限一地,因為市場不在當地。今天全球想把產品賣進中國大陸,中國則想連結世界,「跨境電商」變成熱門話題。

對於台灣而言,跨境很重要,準總統蔡英文的五大政策中,特別提到了「亞洲矽谷」,強調不是要複製美國矽谷,而是希望在生態供應鏈、人才、技術和資金,與矽谷連結成合作夥伴,創造一個生態系統。這是點與點的連結,問題是要怎麼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