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維繫一段感情的關鍵是什麼呢?」在喝著咖啡的同時,我問出了這問題。

一起吃飯的女性友人有點遲疑,「Passion(熱情)?」她問說。

我搖搖頭,接續的回答起來,「我覺得,搞不好是沉沒成本吧。」

她露出一個,喔?的問號表情。

「雖然沉沒成本是一般經濟決策時不該被考慮的東西。但我總覺得,在男女關係中,這搞不好才是大家決策時最主要的依據也說不定?」

「試想,若你今天跟一個人相處了三年五年的,每天住在一起、吃在一起。你知道他的喜好、知道他處事的習慣、咖啡加不加糖、吃不吃辣、看哪類電影、喜歡甚麼書這類生活瑣事;他很可能也逐漸摸清楚你的喜好。若你們能因此相處愉快,適應良好、沒甚麼相處上的不滿,那這些安適與習慣可是投入了力氣、時間、甚至爭吵磨合才得到的,而這些就是這段關係的沉沒成本。」

「這些是關係發展的代價。」

我停了一下問到,「若突然,你碰到一個新男人。假設吧,他外在條件不錯,甚至他被你強烈吸引到,並熱烈的追求你;而你也同樣被他深深吸引了。」

「可是若叫你放下過去,去追隨這新戀情,你敢嗎?能毫不猶豫?」

她搖搖頭。

「通常是沒辦法吧? 就算再覺得喜歡這人,覺得在感性面很煎熬、被熱情弄得頭昏腦脹;但是理性呢?要你放下一邊已經花費三年五年才換得的熟悉與安穩,去追隨一個完全不確定的新男人。風險報酬比顯然是完全不對等的。」

「這樣說吧,如果新舊兩個對象你一樣喜歡,任何人其實是會選擇待在舊關係中的。」「除非新人比舊人好得太多你可能才會願意放棄掉既有的關係。但這所謂好太多到底要多到甚麼程度才叫多呢?」

「我覺得恐怕要很多很多很多才行。」我比了個誇張的手勢。

「畢竟大家都交往過一些人,知道有時候男女剛認識時的印象,不論幽默、風趣、好個性常只是虛幻的表象。真的深入認識後,常發現真實面完全不是這樣;初期心動的感覺,可能在深入認識後,發現大家根本格格不入而就消逝無蹤。」

「要長久相處,多的是可能的磨合挑戰。你習慣早早上床;他卻是夜貓子,半夜還在看電視。你喜歡馬英九;他喜歡謝長廷。你喜歡週末去爬山、做些戶外活動;他則只喜歡每天待在家裡玩線上遊戲。你愛大魚大肉;他可能因為宗教信仰吃素。你做事隨興、他卻有條不紊。你生日期待收到Gucci的包包,他卻買了最夯的3C產品送你。甚至更慘的,可能交往後才發現對方佔有慾強、善妒、管的嚴,光看到我們這樣吃飯可能就會想來砍死我們。」

「想想一段新關係可能得面對這麼多不確定性,光是要順利交往可能就滿是衝突,更別說要住在一起過一輩子。要磨合要花多少時間?甚至能不能磨合根本也是未知數。多少人能有足夠的Passion當燃料撐到磨合期過?有時別說磨合期過了,光初期的新鮮感過後,感情還會否存在都沒人知道了不是?」

「今天別說你,所有人恐怕都會猶豫。當已有一段穩定、可靠、清楚、可以掌握的關係,一般人到底要為了甚麼才會願意投入一個全新、極度不確定的高風險新嘗試呢?除非這新關係能帶來的東西真的極度好過已經存在的不是?除非既有關係真的沒甚麼價值、脆弱到不得了才會讓人願意冒險吧?」

「所以啊,誘惑這東西,其實根本就不應該會造成任何穩定關係的威脅。甚至講的極端些,我甚至不認為感情世界中第三者是問題。」

「第三者要介入一段感情,能依靠的只是所謂新鮮感、熱情、甚至是愛。但愛的力量能多強大?激情與新鮮感的持續性又能多久?」

「除非是學生或是小朋友,否則誰能夠每天不工作不過活的只讓激情充滿?激情要是不轉成正常的相處能量,一般人根本不用想做事工作過活啦,畢竟每天風花雪月、或情緒高昂其實都是很大的能量耗損。兩人若還是單身那可能還好,不得不面對嘛。若不是,與第三者的激情一旦退卻後,剩下的磨合關係根本是無法跟既有的穩定關係相抗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