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紀前,尚德社區曾是薄荷、香草的生產基地,陳人鼎為讓故鄉重返榮景,花了五年找答案,最後選定從香草產業再出發。重做老產業,他以新思維分析市場,信心滿滿許下三年後把家鄉變成普羅旺斯的目標。

振興香草家鄉  打造台灣普羅旺斯

在台東的深山裡,有一處桃花源,人們享用森林中的「流水席」。一排櫻花之下,小孩子光著腳踩水,找溪蝦、溪蟹。大人坐在一旁的木頭平台,用檳榔葉和竹子做餐盤。眼前是各種香草,妝點著一座山谷。午餐時間一到,蝸牛、南瓜、芋頭、竹筍及天然的野菜組合成一桌最在地的美味。一處超過百年的風景藏在泰源幽谷裡面,紀念著台東東河半世紀前的榮景。

這裡是台東東河尚德社區,半個世紀之前,是高價值作物薄荷、香草的生產基地,光是住戶就超過兩千人。如今,當化學原料取代了天然香氣,產業沒落之下,這裡成了連報紙都沒辦法當天送達的地方,村落人數只有百餘人。

一條超過百年的水圳、一座失色的社區,離台東市要近兩個小時的車程,這樣的一座農村,如何再生?當地梅農的第三代,陳人鼎,成了這個大哉問的挑戰者,他說問題不難,「三年之後,這個地方會變成台灣的普羅旺斯。」

在台東深山裡面喊出普羅旺斯的目標,陳人鼎不是癡人說夢,返鄉之前的他,做的正是保養品的貿易,對精油、香水的原料以及市場運作的了解,遠超過一般農民。「但太了解市場,所以不敢做。」陳人鼎坦言,為故鄉確定出路,他花了五年的時間。

結合長者力量,重新耕種香草

振興香草家鄉  打造台灣普羅旺斯

一開始回到家鄉,陳人鼎從阿公留下來的梅子做起,接著,從養魚、養雞到種香草,都試了一圈。經過五年的相處,在熟悉土地之後,他決定讓家鄉重回過去的榮景。盤點了尚德社區的條件,陽光充足卻又有足夠霧氣,加上日治時期至今灌溉數百甲的水圳,足以撐起高經濟價值的香草產業。

身為第三代的他,重做老產業,用了他做貿易的思維。他先從市場面回頭看。由香草類作物榨出的精油其實高低價差別極大,「要做就做最高價的。」他說。從友善農法慢慢走向有機農業,是必須的道路。只有用純天然的耕作物,才能產生符合高級精油的化學物質,否則,就會淪為C級以下的清潔用精油。

但採用友善土地的耕種方式,代表著人力密集的考驗,也成了振興尚德社區的最大考驗。如何在偏鄉組織一個工作團隊,重新發揮尚德社區過去在香草產業的經驗與優勢?

「這邊的老人家是沒有退休的」。他說,即使是五、六十歲的老人家,也能在太陽底下蹲一整天,在重新開始栽種香草的路上,長輩們是最有力的支柱。於是陳人鼎從老人陪伴與供餐開始,他先組織社區發展協會,以老人關懷為協會重點,就這麼做了三年,直到在地接受了返鄉的他,有了信任,跟這些長輩們就能開始產業面的合作,他給了當地最高的工資,也說服長輩們拿出土地,共有三‧八公頃的土地開始共同耕作。

先找到市場,再發展社區產業

確定目標、團隊之後,陳人鼎開始小面積的試種。特別的是,即使是在試種階段,陳人鼎沒有忘了市場。他尋找國內外廠商的合作機會,希望確定對有機香草的需求,然後一邊爭取更多左右鄰居加入,同時對已經加入的土地,作水道、車道的建置,準備走向大規模生產。這一步步的佈局,全都是因他從市場往回看,一邊確定市場需求,也確定自身的競爭力以及降低風險。

回鄉第五年,陳人鼎已經試種成功,以自然農法在家鄉重新規模生產香草作物,同時找到台灣有機品牌的契作訂單,加入共同生產的土地也已經達四十二公頃。同時,他也規劃高價的社區小旅行,讓只有百人的社區,有不同性質的工作機會。

「推社區產業,要找到長期價值,得到生活、才能得到經濟。」陳人鼎說,有了半世紀前的經驗,這一次的家鄉產業振興,他以新的思維重新看待家鄉的位置,不賺快錢、以生活為核心;同時讓鄉公所一起努力,將香草列為地方作物,取得更多曝光與資源;農委會水保局也積極協助,將百年水圳優化,發揮農水路的最大價值。五年的努力,不只把失落的香草家鄉打造成森林裡的流水宴,未來,可望成為台灣的普羅旺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