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台灣教育制度下的魯蛇,如果不是來這裡,根本不會有什麼了不起的出路!」說這話的,是斯里蘭卡台商、Picasso總經理林莛㟫。

民國六十五年出生,基隆崇右技術學院會統系畢業,自嘲「拼了老命才把五專念完」,如今林莛㟫在斯里蘭卡開創了一片天。

他所從事的產業很特別,是紡織染整業中的成衣修色,主要業務是幫時尚品牌代工廠修補有瑕疵的產品。例如染色不均、色塊不勻、線頭不齊、縫合不密等,都有辦法救回來,猶如「成衣界的外科醫生」。

這工作乍看之下不起眼,但全世界能做的不到十家。因為一針一線的手工逢補,一點一滴的人工染色,需要靠大量有經驗的老師父,無法規模化,利潤也不高。而林莛㟫卻能把它做到全球前三大。

這裡沒有朋友可以找
反而獲得高度成就感

與其有過長期合作關係、旭榮集團董事黃冠華形容他的母公司運生企業,「就像是特種部隊」。不是打大規模的戰爭,卻能給予成衣產業各種特殊支援。

運生企業是由林莛㟫的父親所開創,在台灣、印尼、越南、孟加拉、斯里蘭卡等地共有八個廠。其中斯里蘭卡規模最大。在林莛㟫之前,家族並沒有人去當地開拓。

他的兩個哥哥,都是碩士畢業,他自己卻連五專都差點念不完。退伍後在家裡幫忙,從搬運工、染色學徒開始做起。

二OO五年,一個客戶位於斯里蘭卡的工廠需要有人過去技術支援,他想,反正在台灣也混不出個名堂,不如去那邊看看。結果這一待,就是十一年。

過去,他在台灣,有家人可以靠,週末有朋友可以找,賺得錢都拿去應酬。但在斯里蘭卡,沒有別的娛樂,只能專注家庭與工作;無人可請教,所有問題都得自己想辦法解決。這反而讓他獲得在台灣沒有的成就感。

一件褲子的離岸成本價是十美元,以高端時尚品牌如Burberry、Hugo Boss、DKNY等,只要有一點色差,一段線頭,就是當瑕疵品丟掉。但到他手中,約一美元的工錢就能挽回。

「我把原本被當成垃圾的東西修改成精品,就像一個醫生把一個別人覺得沒有救的東西救回來,」林莛㟫說。

來四個只剩下他一個
把荒地變成人才培訓所

當初,母公司派了四個技術人員前往支援,其中三個因為無法適應環境,第一年完成階段任務後就返台。但他不只撐了下來,在當地建設新廠,第三年後就財務獨立。

他把斯里蘭卡當成「人才訓練所」,因為當地人民不只和善、勤奮,教育水準還高達九十%,「你去哪邊找一個會講英文又願意進生產線蹲的員工?」林莛㟫說:「對我來說,這些就是人才!」

目前他的工廠員工大約三十多人,各個都是經驗老到,能獨當一面的老師傅。今年還準備要投資三千五百萬新台幣蓋新廠房,預計會擴充到八十人以上。

這裡遍地黃金
任何一個人來都可以做的比我好!

在他眼中,斯里蘭卡遍地黃金。「從台灣拿八百元的中古手機來這裡,可以賣一千六!」林莛㟫說。

他曾經賣過手機、中古車,開過珍珠奶茶店,甚至還投資挖石英礦,但「做什麼賠什麼」。不是沒有商機,是因為「心不專」,又要兼顧修色本業,又要分心其他,最後落得兩頭空。

但他大力鼓勵台灣年輕人到這裡來闖蕩。「斯里蘭卡跟台灣很像,很多發展的經驗都能在這裡被複製,」林莛㟫說。中小企業很適合來,大型企業反倒不適合,因為這裡需要彈性客製化,不是打大規模的市場戰。

他認為,台灣的養殖漁業,農產技術,轉移到這邊都能擁有優勢。「這裡的西瓜只有手掌大,蓮霧是澀的,芭樂是土芭樂,」林莛㟫說。如果能改善農作,再運用南亞關稅協會的優惠,出口到鄰近的馬爾地夫五星級飯店,「絕對會賺死!」

他舉一個朋友從印尼出口檳榔到印度的案例,只不過用轉手貿易靠一個文件把一個貨櫃的檳榔轉到印度,就淨賺了兩萬美金,淨利率達十七%。

「這就是台灣人的機會!」林莛㟫說。因為南亞關稅協定,中國的產品被課徵很高的稅,台灣若能加入,就能避開跟中國的競爭,取得優勢。

「這就是台灣人的機會!」林莛㟫說。因為南亞關稅協定,中國的產品被課徵很高的稅,台灣若能加入,就能避開跟中國的競爭,取得優勢。

「任何一個台灣人在這裡都能比我做得好,只是看願不願意來而已,」林莛㟫說。

首都:可倫坡 │ 貨幣:斯里蘭卡盧比│ 官方語言:僧伽羅語

斯里蘭卡的經濟以寶石出口和農業為主,主要農產出口如稻米、橡膠、椰子、咖啡等許多熱帶地區代表性的經濟作物;而該國最重要的出口產品是錫蘭紅茶,斯里蘭卡是世界三大產茶國之一。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