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空氣裡還都很平常的星期一,我一大早帶著還想放假的心情上班,結果,一進教室就被班上的小朋友用衣服蓋住頭,還邊喊著「來蓋老師布袋!蓋布袋!」(台語),我一點也不驚慌,那種語氣和動作我知道一定又要跟我玩什麼…果然,因為我的生日就要到了,他們策劃了一陣子,然後選擇在這一天給我驚喜…我開心的接受孩子們的嬉鬧,想著這就是他們跟我說「我愛妳」的方式!

開心的這一天到放學前,我打開手機,有一股憤怒摻著謾罵從訊息裡爆出來,我知道又有可怕的事發生了,接著就聽到了小燈泡的事,剎時我們的歡樂變得很尷尬,這麼大的悲痛,把我和孩子們也都震傷了,我們不再開心的互開玩笑,「生日快樂」的話也不說了,各自回家,我想回家抱抱我的孩子!

小燈泡走了,她的媽媽再也沒有機會抱著她,跟她說「我愛妳!」…

在腥風血雨中辨認出我們的想望

接下來的日子,我感覺得出來班上的孩子們都很希望老師能在班上談談這個話題,但我卻不知道如何開始,我自己的心情也還沒平穩⋯

但話題還是在兩天後開啟了,我想是因為孩子們有滿漲的情緒想發洩,而網路上那些死刑與廢死的討論也讓他們想挑戰一下老師。我看著那些很熟悉「高喊死刑」的論調,然後又有另一邊的孩子也喊著死刑如何無用如何助長暴力⋯原來以前討論死刑的課會在今天有一些發酵,也很高興班上不是跟著老師政治正確的一言堂。但我覺得這樣的話題還是有太多媒體的影響與難以討論的地方。而我覺得最難以忍受的,是孩子們的話題還停留在那些驚悚的畫面與不理性的臆測和怒罵。我只好先討論媒體怎麼呈現這樣的新聞事件,這樣的呈現有什麼不妥,我們會希望媒體怎麼告訴我們這件事!

孩子們覺察到自己被媒體的影響了,大家都知道這樣描述殘忍的畫面和細節不但愚蠢也助長著暴戾之氣,所以我們會聽到許多情緒性的謾罵和指控,甚至有人指責受害者的母親過於冷靜和理性,彷彿這個世界有受害者沒有跟著瘋狂是一件無法忍受的事一般(這現象該列為世界奇觀了!)。

但為什麼媒體要這樣嗜血呢?孩子們的回答很直接,他們說:「因為我們愛看啊!」我笑了,發現他們除了能辨認問題,也勇於反省自己。這是阻擋媒體往怪獸發展的重要一步。如果可以,我們都期望自己能在媒體失控的時候勇於拒絕,也就是關掉或轉臺,不要放縱自己過於嗜血的部分。

最重要的是,我們怎麼從這件事找到讓我們未來更好的部分!

教育的任務

每次的殺人事件之後,校園通常都有很相似的風景,校方老師家長很緊張,恨不得把圍牆再加高一倍、監視器安裝得更密集,門禁更森嚴,整個校園都是歹徒就要靠近的氛圍,家長們也都樂於遵守,彷彿這樣自己的孩子就受到了嚴密的保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