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五點,我們來到仰光大光區(Dagon Township),這裡鄰近觀光景點大金塔、翁山市場,就像台北東區,日本、韓國、美式餐廳林立,堪稱餐飲一級戰區。

在這之中,寫著「金來涮涮鍋」中文大字的綠色招牌,在夕陽中格外閃耀。

「Mingalar bar kyo so bar day shin!(緬文:您好,歡迎光臨)」

走進店裡,40坪大空間坐滿了人,吃著台灣常見的小火鍋、滷肉飯,音響傳出台灣流行歌曲,牆上貼著一張張拍立得,上頭是當地知名歌手、演員,三星、白蘭氏等國際品牌的緬甸代言人。

「嘿,你好久沒來囉!」滿口緬文,金來涮涮鍋店長張阜康,端著兩個菜盤走出廚房,穿梭在人群間,一邊把菜盤交給店員,笑著回頭和客人擊掌。

晚上兩小時尖峰時段,面對各國客人,他隨時切換中文、英文和緬文三種語言,胸前名牌上,鑲著一面青天白日小國旗,彷彿告訴所有人:「我來自台灣。」

金來涮涮鍋(簡稱金來)是緬甸第一家、也是規模最大的小火鍋品牌,目前旗下有六家分店,成功把台式小火鍋複製到仰光,引發熱潮,兩年下來,近十家當地業者跟進、模仿。

張阜康是金來創始成員,2013年底來緬甸,先後管理兩家直營店,也是唯一的台籍店長,其他店長幾乎都是他帶出來的緬籍子弟兵。現在,他的店年營收破新台幣千萬元。

自稱「不知能做什麼的屁孩」
不想領22K又徬徨,直到舅舅找他來闖關

「在台灣要當店長,可能要三年、四年,在這邊我四個月就辦到了。」他說。

但,來到緬甸前,他的履歷並不亮眼。

高中曠課太多被退學,私立大學畢業,退伍怕失業,打算考研究所再當學生,「我只是個『屁孩』,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 。」他對未來感到徬徨。

直到有一天,舅舅的一席話打醒他。

三年前,緬甸才開放三年,外資湧入,不少人因房地產致富,消費能力逐漸提高。在仰光,物價和台北不相上下。

張阜康的舅舅潘秉良嗅到商機,和友人計畫開台式小火鍋店,把單人套餐、開放醬料、飲料區等概念,引進緬甸,每客定價平均約新台幣300元,鎖定新興中產階級消費群。

機會近在眼前,卻苦無人手。他想到曾在小七、加油站打工的外甥,「在我眼裡,他書念不好,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如果不走出台灣,根本一點機會都沒有。」潘秉良問張阜康,願不願意從零開始,到緬甸闖一闖?

「如果可以把在台灣看到的,帶來緬甸,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張阜康問自己,雖然考上研究所,但畢業後還是得就業,難道要一直窩在台灣,領22K?

一落地,就想逃
大雨持續四個月,老鼠、蟑螂四處竄

「第一、你可以選擇繼續留在舒適圈,第二、就是上戰場,拿著槍上場拚看看!」他下定決心,放棄考取的研究所,準備啟程。儘管舅舅不是最大股東,現在他每月只領新台幣三萬元,但他想賺眼界、賺開店經驗,這誘因遠高出薪水。

出發那天,他在臉書上傳一張飛機將起飛的照片,也為自己,寫下一份全新的履歷。

沒想到,一落地,問題接踵而來。

起初,最不適應的,是環境差異。每年六月開始,緬甸進入雨季,每天下傾盆大雨,「一開門,黑壓壓一片飛進來,全部都是蒼蠅。」

雨一停,蟑螂、老鼠到處竄,「在台灣吃飯很難看到蒼蠅、蟑螂,也許他們(員工)覺得很正常,但我沒辦法,怎麼打都打不完。」他只能見一隻抓一隻、打一隻,避免影響客人用餐。

早上穿乾衣服出門,晚上11點回到家,衣服到內褲都濕透了,雨季持續至少四個月,他每天全身痠痛,自律神經失調,有次甚至疑似得登革熱,發燒到快40度,「我到底在緬甸幹嘛啊?那時真的很難受,可能國旗蓋一下,坐華航就回去了。」

這些例行工作雖然耗盡體力,但真正讓他費心的,還是文化差異。一開始他連「你好嗎」的緬文都不會說,凡事都得仰賴翻譯,即便翻譯上班偷懶、滑手機,他也管不動。

「沒有他,我就是啞巴,沒辦法直接體會員工的感受,」直到開店三個月,他不滿翻譯工作態度,兩人大吵一架後,他決心學緬文。

這裡,比你想得更保守
要求精神喊話,店員跑走哭說「好丟臉」

管理問題也緊接而來。緬甸主要產業是農業,服務業徵才不易,他的員工大多十六、七歲國中畢業,來自仰光外圍村落。

員工缺乏工作經驗,他從撿垃圾教起,到整套服務流程,全部親自做一遍,自認是個親力親為的好店長。

但每隔一段時間,總有人無故離職,連薪水都不拿,平均一個月走三個人,這在當地人眼裡見怪不怪,他卻想找出辦法解決。

「為什麼我一個在台灣念到大學的人,連一條抹布都管不好,員工也不信任我?」一次意外經驗,讓他意識到凡事都從台灣人角度思考,一味複製台灣管理模式會造成反效果。

那時店剛開,他效仿王品的「精神喊話」,要員工聚集店門口,跟他一起喊立業宗旨,沒想到,「我一喊『用微笑面對客人。』奇怪,怎麼沒人回我,一看,他們都低著頭,每個人走進店裡都哭說:『好丟臉,我要離職。』」

原來,在民風保守的緬甸,他們不習慣在公開場合被注視,台式企業激勵手段顯得太激進。

他坦承,剛到緬甸時,對工作並沒有什麼抱負,直到有天,一位員工問他,為什麼每次聽到飛機聲,都會抬頭看,是不是想家?

「我說:『我每天都很想家。』她問我一張機票多少錢,算一算要緬幣66萬元,她的薪水一年不吃不喝都還不夠:『那我把家裡的牛賣了,幫你買機票?』我當下聽了真的一陣鼻酸。」

想管理他們卻受挫,當朋友卻感受到溫暖。當時他才體會,自己有責任幫助這些善良的緬甸員工脫貧,過更好的生活。

把員工當成舞台上的主角,而非可有可無的配角,是第一步。店內收銀台旁的牆上,貼著每位員工的照片和簽名,還有張去年尾牙,他和員工上台表演的合照。藉此讓客人能更認識每位員工,員工也更有自信心,進一步對店產生認同。

剛上軌道,就遭「背叛」
最缺人手的連假,全店集體蹺班

再來,他下放權力,讓員工更有參與感。緬甸服務業發展不如台灣成熟,缺乏標準作業流程,服務品質不一。他把兩年多來的經驗,寫成一百多頁的教育訓練教材,從服裝儀容、服務話術,到食材處理步驟,應有盡有,細緻到連每個桌子的牙籤罐怎麼擺,他都一一拍照、解說,把一個動作,拆解成十個細節,協助員工上手。

有了教材,他開始培訓幹部,讓組長練習店長工作,管理組員。藉此讓員工知道,服務業不是一輩子點餐、拖地,也有機會當主管。

一切看似上軌道,今年一月,員工卻集體曠職,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信任,一夕瓦解。

「你們為什麼要背叛我?」他不斷質疑自己,沮喪到想放棄一切,直接回台灣。

當時,適逢緬甸新年,員工要求請假回家,他以人手不足拒絕,不給轉圜空間。沒想到隔天一早,16名員工集體曠職,他來上班,看見空蕩蕩的店面,緊急從其他店派兩名人手支援,三個人撐一整天。

「花那麼多時間培養信任基礎,真的很沮喪,沮喪到想馬上回台灣,我那麼用心,為什麼這樣?」隔天,員工回來上班,他氣到髒話正要飆出口,突然一個念頭閃過。

「會不會,他們只是不知道怎麼跟我溝通?是我關閉了溝通的橋樑,他們那麼小,從那麼遠的地方來工作,一年就期待這天回家過年。」

在其他台商眼裡,緬甸人工作散漫、沒有責任心,說離職就離職,如果遇到同樣狀況,大不了全部開除,反正請一個員工,一個月不到新台幣兩千元,再找就有。他卻不這麼做。

他反而在檢討會議上,先低頭跟員工道歉,「第一句話就是『對不起』,是我沒把你們照顧好!」員工一聽,原本緊張的表情才展露笑顏。「道歉完,我再宣布從輕發落,還是得扣薪水,他們心理上也比較能接受。」

把火鍋店變最夯潮店
明星、名人都來了,營收翻倍成長

這一年來,他成功把離職人數控制住,店的年營收比起去年也翻倍成長。接下來,他想的是如何擴展知名度,在競爭激烈火鍋市場,保持領先。

運用社群網路,便是方法之一。他自掏腰包買拍立得,幫客人拍照,讓他們用餐之餘,還看到自己的照片貼在牆上,自然會拍下來,與朋友分享。

他還學摺氣球送小朋友,「媽媽們覺得很開心,手機就拿起來拍照,上傳臉書。」甚至在街舞比賽現場發名片,累積人脈。他從國中開始跳街舞,在仰光發現有街舞大賽,報名參加跳進前八強,也因此認識許多朋友。

他的店知名度逐漸傳開,明星、名人來了,更多粉絲上門,形成正向循環。今年二月,金來被緬甸美食雜誌評選為唯二兩名優勝。

兩年半前,他不會說緬文,英文也不好,發傳單看到路人把傳單扔在地上,還會大哭。如今,他中英緬三語並用,忙碌一整天後,仍可以笑笑的站在插著小國旗的櫃台前,對結帳的外國客人說,「I'm from Taiwan!」

多國語言,跨文化經營,這是他在台灣工作幾年也學不到的事。

站穩腳步後,他計畫隨著金來在緬甸的擴張,朝區經理邁進,把腦海中更多想法,在這異國舞台實踐,「現在,我人在緬甸,我代表我的國家,我要讓更多人知道台灣的好!」

首都:奈比多 │ 貨幣:緬元 │ 官方語言:緬甸語

緬甸聯邦共和國,簡稱緬甸,位於中南半島西部,西北鄰印度和孟加拉,東北靠中國,東南接泰國與寮國。為東南亞國家協會成員國。其南臨安達曼海,西南瀕孟加拉灣,海岸線總長1,930公里,佔國境線總長三分之一。國土面積約67.65萬平方公里,是世界上第40大國家、東南亞第二大國。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