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足的難題

湘庭的腰椎已經痛了十幾年了,去年開始連肩頸肌肉都會痛,雙手也感到無力,經人介紹來看我的門診,能量測試之後,我發現湘庭有很多生氣、傷心和不安的能量。

一直未婚單身的湘庭,有五個兄弟姊妹,其中有的長期失業,卻不積極求職,有的經商失敗,負債累累,動不動就跟湘庭伸手要錢,如果湘庭不給,被媽媽知道的話,媽媽就會生她的氣,為了不要讓媽媽不開心,只好一直把自己辛苦攢下的錢借給兄弟姊妹。

這些年湘庭覺得自己年紀大了,身體大不如前,有時會擔心自己是不是得了什麼怪病;兄弟姊妹三不五時跟湘庭要錢,讓她覺得好像有個永遠填不滿的洞,就算以前借出去的都算了,但是眼看自己愈來愈老,想到兄弟姊妹如果把自己的錢都拿走,自己退休之後沒人照顧,也沒有積蓄,萬一生病真不知道如何是好。

湘庭的不舒服是來自於生氣、不安和無力感,因為內心覺得自己不斷地付出,擔心以後沒錢,想著如果自己生病了,或許兄弟姊妹就不會再來要錢了。因為這樣的想法,身體不自覺會配合著生起病來,而且很難痊癒。湘庭的雙手無力是內心充滿無力感的反應,而肩頸僵硬疼痛則是因為壓力和怒氣長期累積的結果,只有當她願意把卡住的心能量打開,才能讓自己不再感覺無力生氣或充滿壓力,肩頸、腰椎和雙手不適的問題才能得到改善。

我告訴湘庭,對母親而言,手心手背都是肉,你和兄弟姊妹都是她的孩子,難以割捨,所以希望比較有能力的孩子可以去幫助比較沒有能力的,並不是媽媽不疼妳。湘庭與其跟兄弟姊妹鬧翻或生氣,還不如祝福和敬重他們的生命,在他們開口請湘庭幫忙的時候,她應該要尊重自己的想法,不要勉強自己,如果決定伸出援手,則必須是無條件的幫助,不帶有任何期許,而且也要有智慧地提供協助。

兄弟姊妹是生命的共同體,一定是有很深的緣分才能當手足,所以兄弟姊妹有難時,我們很難袖手旁觀,但是我們也得要讓他們有機會學習承擔個人的生命功課,當我們一直在為兄弟姊妹負責時,無形中剝奪了他們學習成長的機會,導致他們很難為自己的生命負責。因此在感謝兄弟姊妹來到我們的生命,願意無條件愛他們的時候,也要提醒自己放手,讓他們成長。

即使是同父同母所生的兄弟姊妹,也會有「結好緣」和「結惡緣」的不同情形,經常聽到手足之間因為金錢借貸而反目成仇的事件,令人感到唏噓。兄弟姊妹有難,理當盡力幫忙,但即使是兄弟姊妹間的金錢借貸,也最好事前講明歸還的期限並開立借據,尤其是如果借錢的一方曾有欠錢未還的紀錄,事前講明白反而可以避免日後起爭執,有借有還、再借不難,要是一方欠另一方太多,或是不按照規定償還,對彼此而言都是一種壓力,施與受要平衡,關係才會平衡。

如果湘庭選擇把錢借給兄弟姊妹,就要接受他們可能會有生氣或傷心的情緒,但是生氣是自己的問題和責任,湘庭只要尊重和允許手足們可以有這樣的感受就好,若是她因此感到內疚,就要接受自己的內疚感受,因為我們所有的行為和選擇都會帶來相對應的結果。

如果是我的,終究會回到我身上

對已經發生的事,我們應該要學習接受和放下,畢竟所有事情都有其因果,金錢也是,如果是屬於我的,流也流不掉,即使暫時流出去,也會透過不同的管道再流回來;如果不屬於我,怎麼也無法強求留住,世間的能量場就是這樣的流動。

人活著,只要願意接受一切的發生,願意去體驗不同的生命方式,就可以感到很心安、寧靜。很多時候我們的不安害怕是因為我們抗拒,不願意接受所發生的一切。放開心就放開身,心卡緊了,身體就跟著卡緊,久了就會出現肌肉僵硬、骨刺,骨頭移位、彎曲等身體變形扭曲的問題;一旦心放鬆了,身體也會跟著放鬆,如此變形的身體才有可能慢慢恢復,因此保持內心的正念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