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紐約時報》的標題高呼:「現在的體育強調合作,而非競爭。」報導中提到,一所小學將「對抗性」比賽、團隊運動與淘汰賽加以改變,好讓學生的運動能力差異減至最小。也許這對小學體育課是好的,但套用在奧運比賽中恐怕很無趣;若是強制實施於生產與貿易活動,更會導致數百萬人陷入貧窮與早夭。且讓我們檢視一些基本原則。

在經濟學裡,競爭並不是合作的反義詞,而是最高等、最有益的合作形式。聽起來或許違背直覺,競爭不是需要敵對或甚至「互相殘殺」的行為嗎?不是有些競爭者會輸掉嗎?在我看來,市場上的競爭其實就是基於利益自己的考量,努力達到服務他人的優越成績。換句話說,賣家會迎合消費者的需求與偏好,以這個方式和消費者合作。

很多人以為,競爭與市場上有多少賣家直接相關:賣家愈多,或任何一位賣家的市占愈小,市場競爭愈大。但兩三位對手間的競爭也可以和十或二十位之間一樣激烈。不僅如此,市占是很不易界定的概念。幾乎任何市場都可以因定義得極狹窄,而讓某人看起來像壟斷者而非競爭者。舉例來說,我擁有瑞德所寫文章的百分之百市占,但整體而言,我擁有的文章市占小得多。

不久前,XM和Sirius是美國唯一兩家衛星電台提供者。有一年半的時間,聯邦政府不讓兩家合併,惟恐造成危害大眾利益的壟斷。經濟學家指出,XM和Sirius不僅互相競爭,做為龐大媒體市場中許多公司裡的兩家(此市場包括免費電台、iPods與其他MP3播放器、網路電台、有線電台甚至是手機,連同可能的新科技),即使兩家合併了,這些業者全部都會繼續競爭。最後,經濟邏輯終究戰勝,合併案獲准。

政府不需要規定要競爭;他們唯一要做的是避免與懲罰那些使用影響力、暴力、欺騙與違約的人富於創業精神的人即使不喜歡競爭也會競爭,因為這麼做才符合財務利益。

競爭能刺激創意與創新,鼓勵生產者降低成本。你不會想要在比賽到一半時讓肯塔基賽馬(Kentucky Derby)停住,抱怨其中一匹不該跑在前面。自由市場也是如此,競賽永不終止,不斷會有競爭者進進出出。

理論上有兩種壟斷:強迫型和效率型。

強迫型壟斷導因於政府授予專屬特權。政府必須實際在市場裡選邊站,才能催生出強迫性壟斷。政府必須讓某些公司享受特殊待遇,讓其他所有的人都體認到,從事該事業是很困難、高成本或不可能的。美國郵政署(United States Postal Service)就是一個例子。依照法律,除了美國郵政署沒有人能送平信。

在其他的一些例子裡,政府也許沒有完全禁止競爭,而只是讓單一公司享有特權、豁免權或補助,同時對其他公司全部施加高成本的規定。不論透過何種方式,一家公司若享有強迫性壟斷,便能傷害消費者而不會受罰。反之,效率型壟斷(efficiency monopoly)事業則是因為做得最好,而能贏得高市占。這種公司並沒有獲得法律的特別優惠。其他公司可自由競爭,也可成長到像「壟斷者」一樣大──如果消費者希望如此的話。

誠然,以傳統定義來看,效率壟斷根本算不上什麼壟斷。效率壟斷者不會限制產出,提高價格,壓制創新;反而是靠著改善產品與服務,討好顧客與吸引新客,因而能不斷增加銷售量。
在自由市場裡,若沒有政府反競爭的干擾措施造成阻礙,下列因素能確保長期而言,沒有一家公司(無論規模大小)能任意訂定價格還被接受:

1. 新進者可自由進入特定產業,不論是兩個人在車庫創業,或大公司看到機會可擴充新產品線。
2. 國外的競爭。只要政府不阻礙國際貿易,這永遠是強大的力量。
3. 替代品的競爭。人們通常能找到與壟斷者的產品不同但類似的東西替代。
4. 所有的產品都可競爭消費者的荷包。每一家企業都必須與其他所有的企業競爭消費者有限的錢。
5. 需求彈性。價格較高時,有些人會減少購買。

重點是:不要將自由市場裡的競爭看作靜態的現象,而應視為不斷超越對手的過程,那是動態、永無休止的,今日的領導者可能是明日的追隨者。

書籍簡介

書名:教授,我有問題!:走一場經濟學思辨之旅,釐清52個常見迷思
作者: 勞倫斯.里德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6/04/22

「基本工資能幫助窮人?」
「有錢人有義務回饋社會?」
「機器人與電腦化會造成失業?」

讓美國經濟教育基金會學者團隊帶你
回歸經濟學原理,誠實破除52個常見迷思
不用盡信專家名嘴、不再盲從、不被唬弄,重新理解經濟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