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歲就離開部落的阿美族青年蕭明山,在外地求學及工作二十多年後,才又重返部落;為傳承部落文化,他號召族人栽種不易耕種的紅糯米,希望在豐年祭樂舞、木雕和陶藝之外,再用獨一無二的紅糯米打造社區特色,帶來商機。

以天神之禮─紅糯米  再現部落光芒

太巴塱(TAFALONG),位於花蓮光復鄉東側,從光復火車站面向海岸山岸,沿著台十一甲前行,跨越馬太鞍橋,即進入太巴塱社區,到處可見阿美族意象的木雕圖騰。現有四千多人口中,八成以上是阿美族人,至今仍保有非常傳統的阿美族文化特色。

行車彎進社區的富愛街小路,一座竹編外牆的阿美族傳統建築──「紅糯米生活館」,醒目地佇立路旁。這是太巴塱社區近年來最大的亮點。

紅糯米是阿美族人傳統作物,傳說是阿美族祖先的源起,被族人視為「神明賜予的禮物」,具有特殊的族群文化意義。太巴塱因土地肥沃,又被稱為「富田」,是花蓮第三大稻米產區,也是台灣原生種紅糯米唯一的產地。紅糯米因不好育苗、不易栽種,加上稻稈高逾一米六,易倒伏,收成費工,得之不易,產量稀少而顯珍貴。

發揚傳統作物,被譽「紅糯米王子」

在太巴塱出生、目前身兼太巴塱社區營造協會執行長的蕭明山,是紅糯米的重要推手,他回憶小時候父母煮紅糯米時,「一家煮飯,萬家香。」迷人的滋味,總是令部落族人垂涎欲滴。

身為阿美族人,現年四十五歲的蕭明山兩年前開始試種紅糯米,二○一四年獲選農委會「第二屆百大青農」。為傳承部落文化,他號召族人大力栽種紅糯米,成立米產銷班並擔任班長,也被譽為「紅糯米王子」。

蕭明山十五歲就離開部落,曾經歷多年維修飛機的軍旅生活,也在保險業、飯店業工作過,但有個聲音始終縈繞在他心底:「有一天,我一定要回到INA的故鄉。」阿美族是典型的母系社會,稱母親為「INA」,太陽神則被視為族人的母親,太巴塱即被稱為「太陽INA的故鄉」。

離鄉二十多年後回到部落,他從未曾想過會肩負傳承部落文化根源的角色,但他說:「隨時準備好自己,機會來時,就可以接受挑戰。」

青年返鄉,鄉人不免投以懷疑的眼光。第二年,他的表哥、太巴塱社區營造協會理事長──那麼好.阿讓試探性的問他:「真的打算留在太巴塱?」確定留鄉的決心後,阿讓邀他一起參與社區營造,發揚部落文化。因此農閒之餘,蕭明山便投入社區參與水保局的農村再生培根課程、跟著老師學習導覽解說,深入家鄉重新認識部落文化後,成為太巴塱最佳導覽解說員。

以天神之禮─紅糯米  再現部落光芒

行銷部落特色,扮演最佳導覽解說員

他回想過去在礁溪老爺飯店工作時,到處走訪蘭陽平原與當地特色人文串連行銷的經驗,激起了他結合部落特色和社區資源,深耕在地的點子。二○○二年他成立大地廚房休閒工坊,帶著遊客深入太巴塱吃喝玩樂,體驗部落居民的生活和文化,活化社區成績亮眼,而獲農委會水保局花蓮分局選為致力於推動農村社區發展的農村素人專家。

他堅信,要用不同的思維創造出獨特性,才有機會。「我不是回來取代他們,而是要創造另一種收入。」他說,爸爸種稻、養雞,他就創造高價位的銷售管道,提升附加價值增加收入。返鄉時是社區最年輕的農夫,要在太巴塱這個「榖倉」中闖出自己的品牌不並容易,但他不要「永遠跟在別人後面」。「大家種白的(米),我就種黑的。」在他耕作的十甲土地中,有六甲種黑糯米和紅糯米,去年又利用兩甲地試種「黑米(黑粳米)」,收成五、六千公斤,市場接受度頗高,很快銷售一空。

蕭明山心中有個宏願,希望未來紅糯米栽種面積朝三十甲邁進,讓紅糯米成為太巴塱行銷的典範,在食衣住行娛樂各方面為社區帶來無限商機。在阿美族的豐年祭樂舞、木雕和陶藝等特色之外,再用獨一無二的紅糯米重新擦亮太巴塱的光芒。而紅糯米生活館的開設,除了肩負推廣紅糯米和部落手工藝、農產品的重任,並兼具文化交流意義,亦增加在地就業機會。

社區動了起來,慢慢已見青年回鄉潮流。目前他們在開族裡的階層會議時,跟他同階層(年齡四十到四十五歲)的返鄉族人,已從幾年前的不到五人,現在有十五人以上,他希望能拋磚引玉,吸納更多新血接續傳承部落文化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