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次,我走進社會系館,發現研究室旁的大教室裡很多人,一問才知是某系的面試。 我忍不住探頭看看教室內的情景,家長竟跟考生一樣多。父母都來陪考的不在少數,圍著坐在中間的高中生,端茶遞水,好不殷勤。走出系館,看到父母兩人中間「夾帶著」一個男同學走過,隱約聽見媽媽對男同學說:「你現在什麼事情都不要管,我們會幫你處理好,你只要專心準備就好。」男同學的爸爸對媽媽說的話點頭贊同。男同學頭低低的,戴著一副眼鏡,連肩膀都垮垮的。

有許多學生,從小就被爸媽告誡:「你好好讀書就好,其他什麼事情都不要管。」從小是茶來張口,飯來伸手。不說中餐有家裡的愛心便當,連水果都是切成適口的大小後,用叉子叉著吃,吃完後放在桌上,連要動手洗個碗,爸媽甚至爺爺奶奶都緊張地阻止:「不用不用,你去讀書啦!」結果,因為爸媽從小對孩子的唯一期望就是讀書,孩子無以為報,只得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成績之上。

聽說,有一個考生答題到一半當場哭出來,理由是:「我沒考上的話我媽媽會很難過。」父母用愛把孩子的其他出路全部堵上,僅剩讀書一途,孩子別說反抗了,連想一想讀書以外的其他道路都似乎大逆不道:「爸媽已經對我這麼好,他們什麼都不要,只有要我好好讀書,我怎麼能讓他們傷心呢?」

結果,國高中生產生一種對成績的迷戀心理,尤以國三到高二的學生為最。只要成績較靠前,便自覺了不起。我曾聽一個面試官說:「有幾個來口試的學生,說自己在校成績多好,英文多強,可是我們根本不在意他的排名多好,英文多強。既然能進入面試這一關,表示他的成績已經過了門檻,他應該要表現出一點獨立思考的能力才是。」我問他:「怎麼樣才是獨立思考的能力呢?」他說:「我們會問高中生『以前有沒有看過相關書籍,有沒有參與過相關活動』?可是很奇怪的是,當我們繼續追問『你支不支持投票門檻下修到18歲』,多數考生都是脫口而出說『不支持,因為18歲的小孩沒有足夠的判斷能力』,然後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如果再追問,就會給出『因為我們還沒有足夠的判斷力』這種一聽就是長輩跟他們說的話,一點都不像是經過思考的樣 子。我們不是要聽到一個標準答案,而是一個經過自己思考後的答案。」我聽了,其實一點都不意外。

這些經過成績篩選,面試資料篩選後,進入面試的考生,很多都是從小被告誡「什麼都不要管,讀書就好」的學生,對他們來說,成績就是發言權,成績好的人,才有表達與說話的權力,而成績不好的人,則自認一無是處。除了拿到更好的成績以外,其他的事情,他們都沒有權力去了解,也沒有能力去改變。如果他們都是從小就遵循著家長已經鋪好的(看似唯一一條)路走上來的人,他們的獨立思考,是在家長給予的範圍內的獨立思考,他們的選擇性,是在家長可以接受的範圍內的選擇性,他們的成績他們的排名,是家長唯一肯定的成績與排名。他們看似有個體性,其實沒有什麼不同,都是被父母以「愛」為名圈養的小孩罷了。

如果你也覺得,這樣的教育不對。那麼,從今天起,請不要再跟孩子說:「你只要好好讀書就好」。該讓孩子做的,就該讓他去做。洗自己的貼身衣物,添自己吃的飯,讀書只是一個日常生活中必須完成的任務而已,沒有什麼了不起。只有當「讀書」這件事情的神聖性,在家庭裡被消除了,「讀書」在孩子的身上,才能不再產生那麼大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