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文案定義你的想法:標題的重量感

許多時候,你需要表達自己的想法,但表達有力道差異,更有效果差異。有時我們會詞窮,但更多時候即使你講了一堆,對方卻沒抓到重點。你沒有留下深刻印象,甚至覺得自己白費工夫,或者,你氣對方不專心聽,不把你當回事。你氣,世界不在意你的觀點。

問題會不會出在我們這邊?

我的意思是,作為一個文案,我們通常會覺得對方沒聽懂,是我們的責任。你要不要也試著這樣想?也許對你的溝通有點幫助。那麼文案的說法通常會是怎樣呢?

我們來說,標題。

影像化、標題化你要說的話

試著想像你要談的事情,用圖像思考,它如果最後被結晶,被精鍊成為一句話。

像個招牌一樣。放在你頭上,放在你的汽車上,放在你的整個會議上,放在你今天耗費八小時完成的簡報上,它漂浮著,它巨大顯眼,它代表你的智識集合,它是你所耗費的經歷總和。

舉個例子,沒有很好,但是個例子。這樣比較容易讓人了解,我實際的工作方式。也許你可以應用在你日常的發表想法上。

我之前拍了一部汽車微電影,電影中,男主角學小時候印象中的爸爸那樣,帶孩子出去旅行,路上意外不斷,有喜有樂。最後才發現,他帶的不是孩子,他帶的是爸爸,帶爸爸去爸爸曾帶他去過的地方。

而爸爸已經垂垂老矣,但臉上溢著的是欣慰。這時,寬闊海面上具不同藍色層次的天空,浮現一句話,來總結。

那時,我在想這故事時,就覺得最後應該要有一句話,可以點出故事,但又要和故事有點距離,好創造出足夠的想像空間。就好像有個女孩已經長得很美了,你若只是說一句「她很美」,似乎就有點廢話,還不如就安靜吧,安靜地坐在一旁,閉嘴,不要打擾人去欣賞她的美。

真的想講話,就要有意義,在她美的意義上,再加添點什麼,再弱,至少也該是錦上添花。

你仰望的大師高度,決定你的高度

我很喜歡電影「東京物語」,如果你沒看過,趕快去看。堪稱日本戰後最優雅代表的女主角原節子,在2015年11月以95歲高壽離開我們,而全片的每個鏡頭和對話,都是經典,讓我尊敬,並以暖暖的血液流動來回應。

導演小津安二郎,不論創作哪一部電影,總讓人覺得如同賣豆腐一樣的自然純正,沒有多餘的炫技,就連片名也沒有多餘的矯飾字眼。我想寫出那樣的東西。

當你這樣想的時候,你會覺得有點苦惱,因為你憑什麼跟大師相比。但就像絕地武士的啟蒙一樣,大師是很重要的,你的大師愈大,你的心眼應該就不至於小到哪裡去。雖然跟你後天的自我訓練有關,但基本上,你仰望的大師高度,就會決定你身形的高度,那是一種品味。

那要怎麼寫呢?我首先想到的是家族旅行,因為這其實是個在講家族旅行的片子。「家族旅行」安靜的擺著,我覺得很優雅,但我又覺得,這太像是個片名而已,似乎沒有進一步的啟發。

我們需要「啟發」,那是人類少數比較好一點的東西。

用節奏感來定義

你可以試試,定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