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的告白:「人只有在自己想要改變的時候,才會改變。」

總把事情想得太複雜了。」他不止一次這樣說,帶點指責的意味。

覺得委屈。

因為,沒有社交圈,身邊朋友都是來往好年的舊識;不去夜店,頂多會在深夜造訪誠品;半夜不會有無聲的簡訊,手機裡收到最多的永遠是電信業者的廣告簡訊;也一天不會安排三個行程,覺得在一個地方待三個鐘頭比在三個地方各待一個鐘頭好。當然也知道他的意思,沒有什麼、不要想太多……但聽過太多的「沒什麼」,最後都變成了「有怎麼」;也遭遇過太多「想太多」,最後卻變成「沒機會再想」的時刻,所以太懂了。

而且,討厭自己覺得委屈。

並不是想勉強去改變他,因為知道所有的勉強,最後都會讓們的關係變得勉強。更知道,他之所以會變成眼前的他、那個所愛的他,都是這些生活習性一點一滴累積而成的,如果要推翻,也等於是否定了自己愛的那個人。沒那麼年輕,也沒那麼幼稚,已經到了會感謝他前女友的年紀了。但唯一沒變的是,對於愛情還是同樣小心眼。

當然也想過要參與他的這些生活,但後來發現徒勞無功,那並不是的世界,在裡面總是灰頭土臉,到頭來只有換來一對深邃的黑眼圈。用無數個熬夜的夜晚,看過無數個日出之後,終於明瞭,原來自己已經在過不成眠的夜晚了。只不過場域從寂靜的床上轉變成了吵鬧的酒吧而已,發現原來昏暗的光線這麼類似,而寂寞的感受也很相同,心裡面的喧嘩聲比身體外的還要大,幾乎覺得自己失戀了。擁有了失戀的感受。

你們當然有許多類似的地方,你們都喜歡看冷門的歐洲電影;在看鬼片時大笑的時間比手摀住眼睛的時間多;都愛聽流行的芭樂歌曲,越灑狗血的越喜愛,所以你們才會在一起。所以才有了掙扎、所以才會被捨不得拖著走。

因此,要自己努力去試、用盡力氣去試過了。所以現在覺得,該換他了。不是天真的覺得愛情要公平,但卻知道互相是必須。一起調整、一起磨合,再繼續相愛,這才是愛情。覺得一個人有必要為了另一個他愛的人改變,他有這樣的義務,偏執地這樣認定。起碼這是要的愛情。

的委屈,源自於他認為的委屈沒有來由。

去夜店的不是、一天趕三個邀約的也不是、深夜有無聲簡訊的也不是,但他說,是想太多。而他說的這句話,恰巧讓這些勉強都失去了理由。想得很多,但沒想到的是,他的生活會變成的無理取鬧。

也沒有想到的是,換個男人,其實比改變他容易許多。

原文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