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荷蘭阿公阿嬤來台探望孫女,我們家裡規則也因此亂了套,某天晚上一起出去吃飯,聊得很開心,一晃眼就超過女兒睡覺的時間了,女兒看到阿公阿嬤,一點也不覺得累,還不斷指著玩具說:「要玩這個!」

但時間實在太晚,我太太便正色回答:「不行」女兒聽到媽媽的回答,露出很失望的表情,媽媽接著說:「已經很晚了,月亮婆婆都出來了,你覺得婆婆看到你不睡覺還玩玩具,會開心嗎?」

女兒想了一下,居然回答:「不行!要睡覺了!」然後乖乖的去床上睡覺了。

荷蘭阿公阿嬤看得瞠目結舌,沒想到台灣育兒大神還有這一尊。

真是神一般的月亮婆婆啊!

月亮婆婆這個角色的由來,是因為太太要幫女兒建立作息習慣,讓她學會區分「天亮」與「天黑」的概念而創造出來的想像人物。天亮是因為太陽公公「出來了」,太陽公公「回家」之後就是月亮婆婆「出來」,是小朋友該睡覺的時間。

從小,我女兒就對太陽公公與月亮婆婆的排班制度非常感興趣,特別是月亮婆婆,女兒對她有種又敬又畏的莫名崇拜,如果天黑了我們人還在外面,女兒一定會指著天空大喊「月亮婆婆」,不過月亮婆婆不是無時無刻出現在我們家的對話中,她總是在特定的時間被提及,也就是女兒不聽大人的話時,太太才會請「月亮婆婆」出來「仲裁」,換句話說,是來我們家喬事情的。

譬如晚上睡覺時間到了,女兒耍賴不睡,太太就會跟月亮婆婆對話「月亮婆婆,我們這裏有一位小朋友,你都出來了她還在玩來玩去⋯什麼?你要她趕快去睡覺嗎?好,我跟她說!」女兒聽到「對話」,就真的趕快躺下來把眼睛閉得緊緊的,深怕月亮婆婆來了發現她還醒著。

不只月亮婆婆有說服力,太陽公公也蠻厲害的。女兒因為下雨天不能去公園玩,心情很鬱卒,但只要跟她解釋太陽公公「在哭哭」,她居然會接受不能出門,還會一副很同情的樣子!也許從這兩個例子可以看出來,月亮婆婆與太陽公公都是在怎麼樣的特殊情況會出現,在我太太想要說服女兒做一件她不想要做的事情時,太太會用一個她本人之外的權威角色來跟女兒解釋為什麼女兒必須聽話,這不僅是爸媽的意見,更是月亮婆婆的意見喔。

我不得不佩服我太太的想像力,可以製造出那麼有權威的戲劇化角色來說服小朋友,不但讓女兒的世界觀充滿戲劇化效果,效果好得直逼巧虎大神。

這不禁讓我思考,是不是一個外來的權威,比較能說服孩子做一些他們不想做的事情,而這個台灣父母常使用的招式,跟我自己的做法完全不同。

譬如說女兒吵著不去睡覺的時候,我會跟她解釋睡覺的時間已經到了,因為睡眠對小朋友來說很重要,所以她必須現在就去睡覺;跟太太最不一樣的是我會直接告訴她「壞消息」,也跟她說明我的理由。

雖然我的方法比較無聊,到目前為止也比較無效,但是我覺得既然要告訴寶貝女兒這個「壞消息」,何必利用一個假象,假裝父母也無法控制這些決定,而且也因此失去跟她解釋這個規矩背後的道理呢?許多荷蘭父母是這種「壞消息溝通法」的擁護者,雖然沒法立刻見效,但卻是親子間最誠實直接的溝通方式。

但我太太對我的質疑,有很不一樣的看法。首先,她覺得她並不是找一個外來權威讓小孩產生恐懼,而是透過戲劇化的表達方式,讓小孩知道父母跟這些「天兵天將」有著一致的看法,面對大人(跟天神)、又是多數,小孩自然比較容易被「說服」;再者,這樣的戲劇化教法,不僅過程很有趣,爸媽也可以趁著孩子「心悅誠服」時,說明這些規矩背後的道理,既不影響親子關係,又可以達到目的,一舉數得。

到底我太太的「戲劇化教育法」比較好,還是我「壞消息溝通法」的概念好,恐怕無法找到答案。我常在想,等寶貝女兒長大了,不再相信有月亮婆婆與太陽公公時,太太還可以不斷想出新招式嗎?就算不行,從小在我太太活潑又有創造力的教育方式下成長,女兒的世界觀會越來越有趣吧!而我,就只能扮演碎碎念、愛講道理的長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