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機殺人案、浩鼎案,肯亞案…台灣近日一系列社會議題,法律界人士與社會賢達一一捲入論爭,民眾也不吝提出個人看法。不少百姓認為部份學者專家大腦有問題,怎麼會講出如此可笑的意見,但學者卻覺得自己秀才遇到兵,有理講不清。到底誰是誰非呢?

的確,不是書讀得多,講話就有道理。要區別一個人的論述「夠不夠硬」,有個非常簡單的檢驗方法,就是看他能回答「為什麼」到幾次。因為,許多人對社會議題提出的個人意見,其實靠「為什麼」就可以問倒。像是:

「隨機殺人,就是應該抓去槍斃呀!」

「為什麼?」

「嗯……因為我就是這樣覺得。」

這只是把自己的主張重覆一遍。這類觀點通常被稱為「主觀主義」,以自己的想法當唯一根據,但這說服不了別人,因為當你持「主觀主義」立場,也等於承認「別人的感覺」也有相同的證明效力,當他的感覺和你不同時,就無法找到能協調兩者的解決方案。

有些人能往前多推進一步,他們能回答第一個為什麼,但沒法處理第二個為什麼。像是:

「我覺得隨機殺人,就是應該抓去槍斃呀!」

「為什麼?」

「因為殺人償命是天經地義。」

你如果再追問:「天經地義?社會運作為什麼必須依照天地的規律呢?」

他若回答:「不為什麼,這樣才對呀!」

這就只是解決第一個「為什麼」,卻沒法突破第二個「為什麼」。

在關於人類行為規則的理論中,的確存在主張「自然律」的流派,這派通常有古老的宗教背景傳統。但問題在於,我們可能觀察自然現象而得到一些科學律,但很難確定哪些模式是人類該照做的。

像不少哺乳類動物是一夫多妻,人類該學嗎?有很多生物是路邊碰到異性,未經對方同意直接進行交尾繁衍動作,人類該學嗎?如果你認為不該學,那麼「天經地義」就不夠,還需要更多的人文推理來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