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現代職場中,第二代接班人通常問題多多,最常遇到的情況是,接班人在馭下時沒有老董來的有魄力,在重要決策上又沒有主見,更令人詬病的是,有時還會任意改變公司經營的方針。但奇怪的是,無論局勢怎麼改變,公司彷彿都還能維持個不勝不負的局面,很多人都認為是老董和老臣奠定的基礎,但沒有包袱的新進員工卻發現,並不是這麼回事。

看到這裡,你有沒有似曾相識?沒錯,三國時代有個人活脫脫就是這樣的情況,那就是蜀漢後主劉禪。說起眾人對他的觀感,十個大概有八個認為他不成材,除了《三國演義》中所塑造「扶不起的阿斗」形象之外,最主要的,還是來自於他導致蜀漢亡國。

在《三國志˙蜀書˙後主傳》中,清楚記述了他面對亡國的態度:劉禪出降後,封為安樂公,移居到洛陽,某天司馬昭設宴款待劉禪,卻故意命人表演蜀地歌舞,當時蜀漢舊臣聽了紛紛掩面痛哭,惟獨劉禪怡然自得,司馬昭看了好奇的問他說:「安樂公是否思念蜀?」劉禪回答:「此間樂,不思蜀也。」司馬昭聽了哈哈大笑,從此對他放心,後來這也成為成語「樂不思蜀」的由來。

然而,我們進一步分析劉備病逝之後的國勢,卻跟我們印象中「扶不起的阿斗」大相逕庭,原因是劉禪在位共41年,是三國君主中在位最久的;諸葛亮死後,劉禪還主事長達30年,如果單靠劉備與諸葛亮的餘蔭,蜀漢國祚萬不能延續這麼久,這不禁讓我們詫異:莫非,這扶不起的阿斗,比孔明更孔明?

從幾件事裡,可以看出劉禪高明的一面。在《魏略》中記載:諸葛亮死後15年,曹魏右將軍夏侯淵之子夏侯霸,因懼怕司馬氏勢盛遭誅,叛逃到蜀漢,當時後主劉禪親自出城迎接,夏侯霸非常感動,但這份感動裡卻有個疙瘩,原來他的父親夏侯淵當初是被劉備部將黃忠所殺,也就是說,兩人間接有殺父之仇。

史書上沒有說夏侯霸是否介意此事,但我認為他既然選擇投奔蜀漢,應該形同放棄追究了,但這並不代表劉禪忘卻此事,劉禪在接見夏侯霸時,特別對他說:「你父親之所以會遇害,實在不是我先人所為。」這是把罪過全推到已死的黃忠身上,隨後又指著自己兒子說:「我兒子還是你的外甥呢!」(劉禪的皇后是張飛的女兒,而張飛之妻子正是夏侯淵的堂妹。)

倘若劉禪真的愚笨,不會運用這麼曲折的姻親拉攏彼此關係;如果這些利害關係是旁人所教,劉禪不會運用的這麼不著痕跡,所以後來夏侯霸死心塌地跟在劉禪身邊,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一個領導者在接納對手的人才時,施恩不難,要能不著痕跡的抹去心中的芥蒂,才是最難處理的地方。劉禪高明的地方是,在接見夏侯霸時把兒子帶在身邊。在三國時代,多的是爾虞我詐的詐降與反叛,要知道夏侯霸也有可能是奉命詐降蜀漢,要是一般的君王,肯定會多所防備,但劉禪偏偏在最不適宜的場合中,把兒子帶在身邊,因為他深深明白,要讓夏侯霸完全放下戒心,只有展現十足的誠意,如此看來,劉禪不僅不是我們所想像的昏庸無能,甚至還深諳招撫人才之道。

同樣的高明,還表現在他與諸葛亮的互動上。劉備逝世後,政事無論大小,全都交由諸葛亮決定,但是劉禪對諸葛亮的一切舉措都認同嗎?那倒也未必,像是他曾對諸葛亮說:「相父南征,遠涉艱難;方始回都,坐未安席;今又欲北征,恐勞神思。」意思是「相父你南征非常的艱苦,好不容易才回來,蓆子都還沒坐熱,又要北伐,恐怕太過勞心勞力了。」這話明著是安慰諸葛亮的辛勞,實則是迂迴表示自己對北伐的不認同。

因為照常理忖度,劉禪如果認同北伐是蜀漢第一要務,只會叮嚀諸葛亮忙碌不忘休息,何必來句「恐勞神思」呢?這一如上司面對出貨的壓力,不是叫你熬夜也要抽時間休息,反而是叫你放棄工作不要熬夜,天下焉有是理?聰明如諸葛亮,雖然聽出劉禪的意思,但他還是當作不知道,表面謝過劉禪的關心,實則一意孤行,上《出師表》堅持北伐。而此時的劉禪,並未真的與諸葛亮翻臉,反而是讓他放手去做,直到諸葛亮死,才停止這種空耗國力的北伐。於是我們從中可以看到,劉禪身為領導者,試圖消解與智囊團對立所作的努力;同時也以信任智囊團展現和諧,來凝聚上下的向心力。

那我們要回過頭問,這麼一個高明的君主,為什麼會回答出「樂不思蜀」的蠢話呢?原來,劉禪從小看多了爭權奪利,劉備身邊雖然人才濟濟,但始終面對一個燙手山芋,那就是來自不同勢力的派系鬥爭。勇冠三軍的趙雲,為何始終只能當個雜牌的翊軍將軍,就是因為被其他名將排擠,無法累積戰功。;劉備死時,他託孤的對象除了諸葛亮,另一個就是有能力卻個性孤傲的李嚴,為什麼?因為李嚴是舊劉表派勢力的代表。諸葛亮也清楚這種權力鬥爭,但他選擇的方法是「算無遺策」,也就是全盤掌控派系鬥爭,因此他最終把同為顧命大臣的李嚴撤職。

但劉禪卻不想這麼做,他自小看多了權力鬥爭的風起雲湧,深深明白,父親一生最大的努力不是如何與三國豪傑爭雄,而是如何弭平檯面下的暗濤洶湧,因此他繼位之初,選擇放手讓諸葛亮拼搏,等諸葛亮死後,才以保全蜀漢為要務,停止北伐;而在洛陽面對司馬昭的質疑時,他表現出一副昏庸無能的樣子,以此韜光養晦等待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