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週前,在英國貝德福學校 (Bedford School) 就讀的台灣高二學生Doug回台度假,和我見面細談英國高中生活,在聊完上課、考試、升學制度後,Doug說:「更重要的還沒聊到呢,英國高中給獎學金的邏輯和台灣差超多,想知道嗎?」

拿獎學金?跑快點!

英國的精英貴族學校,不會一天到晚安排考試,但是思維深度的培育,是放在學校運作的第一位,不遑多讓的,就是運動競賽。重視到什麼程度?

這些學校都是學費很貴,而且招生條件嚴格。為了找運動競賽高手來就讀,願意招收成績比較低的學生。頂尖的運動高手若願意來讀,學校甚至不收學費、供餐供住,甚至還有獎學金。

聽到獎學金我嚇一跳,在台灣,通常是給功課好(或是家境有需要)的學生。Doug 說:「英國的中學教育,有意識地培養『各方面的貴族』,所以學術、體育、藝術、音樂、戲劇等方面若有傑出表現,都可以拿到獎學金。」

英國人談起他們的中學,不太先說多少學生進牛津劍橋,但卻會先聊他們學校自豪的運動項目、競賽傳統-甚至,英國著名學校的維基百科條目上,都會將運動視為重要的相關資料。

例如著名的哈羅公學(Harrow School),是詩人拜倫、名相邱吉爾、名演員康柏拜區(BBC 新世紀福爾摩斯的主角)的母校,就是以英式足球聞名,甚至這個學校還發明了一種獨特打法,就叫做哈羅足球(Harrow Football)。

當學生領袖,別以為功課好就夠

連要成為校園中的學生領袖,都和運動能力有關。

在台灣,許多中學都有選拔與表揚模範生的制度,在貝德福沒有模範生,有點接近的榮譽身分是「學生督導(Monitor)」、「宿舍代表(Head of House)」。

每年會選出20個學生督導,擔任像台灣教官的角色-在集會的時候指揮學生集出禮堂、維持學生秩序,上台公告注意事項。另外,要選出12個宿舍代表,帶領「舍胞們」打掃生活區、清潔廚房,以及負責排低年級自習時間等職務。

學生督導和宿舍代表一方面學習承擔責任,一方面也因此成為風雲人物,許多學生都希望爭取機會-包括Doug本身。他告訴我:「要爭取這個榮譽很難,競爭的人都需要全方面的優秀,不能是書呆子,要有廣泛生活能力。體育、音樂都要很好,功課也不能差,更重要的是要擅於溝通協調、和同學保持好的人際關係-因為這個職務要和舍監、學校主管密切互動,也要同學的尊重配合。」

貝德福(以及不少類似的私立學校)對於有傑出表現的學生,用一種特殊方式嘉獎表揚:「授色」-也就是給他們權利在制服的西裝外套上別上特殊顏色的校徽。有四類的學生會得到「授色」的榮譽:學術成果、藝術表演、重大貢獻,以及運動競賽。而板球、划船、曲棍球、欖橄球是貝德福最重視的四種運動,各有代表顏色,在校內一看校服就知道誰是哪種運動的高手。

體育競賽,有這麼重要嗎?

英國的學校重視體育,可不是少數高手出門比賽,其他學生乖乖待在教室裡讀書。

貝德福學校所有學生都花很多時間在運動與競賽上,星期二、四兩天的下午,「全都」排作運動時間,而星期六下午則會固定安排體育競賽。

Doug過去一年就參加了好幾個運動隊:橄欖球,曲棍球,划船。在貝德福學校有很多運動隊,足球、游泳、馬術、乒乓球都有隊。而且都尊重學生的自由選擇,通常都沒有名額限制。

為什麼英國學校(其實歐美日都是如此)這麼重視運動競賽呢?Doug沒有聽過校方認真說明解釋過這件事-這似乎都在他們的文化生活之中,和呼吸一樣自然。但是經過一番討論,綜合他在英國的觀察,與台灣的比較,也許有這些原因:

1,英國文化打從心底相信-不只知識和智力重要,健康也重要,優美的體態也重要-如果真的相信這件事,花許多心力投入體育競賽,就是理所當然。

2,Doug的經驗是,體育競賽不只助益體能,也助益心理素質,在競賽之中全力以赴,在體能極限的時候還撐下去,而且在快速變化的情境下觀四面、聽八方,快速決策反應,團隊協力合作…這些都是體育競賽中練出來的心理優勢。

3,體育競賽不只有益個人的優秀,也助益公民的社會素養-在競賽中人人都全力求勝,但是規則最大,規則面前人人平能,犯規會受罰,作弊的人就失去資格,而且被看不起。運動競賽的經驗,也接近法治精神的長期潛移默化。

那些怕孩子輸在起跑線的父母,是不是真的應該督促孩子多在真正的跑道上多跑跑才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