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在首爾仁川機場,我睜開眼睛,精神仍不大好,為了搭清晨六點半的航班,我四點就起床了。

機場很新,但實在太大了,對於像我膝蓋不好的人來說很痛苦,一位年輕的女孩舉著牌子迎接我,她是酒店代表。

她用流利的英文與我聊天,我有些訝異,通常這種談話不會超過一句,我隨口問她這家酒店是何時開的。

「1988年,我是那年出生的,那年韓國舉辦奧林匹克運動會,我們酒店就是為此而蓋。」

Amazing,上次來韓國是一年半前,但我對這個國家的印象已經開始改變了,以往總覺得一般韓國人都比較tough,不好相處。

這次來參加一個年會,全世界像我這樣的小型財務顧問公司有一個聯盟,今年正好輪到韓國來主辦。

我以前擔任過某協會的理事長,辦過不少論壇,但我必須承認,在組織和執行上,台灣輸給南韓,特別是國際性的活動,這次有來自20多國的代表參加。

其實韓國這家同業的規模比我公司還小,但他們有韓國政府全力支援作為後盾,把活動提升到國家及世界級層次。韓國政府認為這個聯盟代表了全世界所有企業的網絡,和韓國企業有很多相互投資的可能,非常重視。

當天下午,我也被排到了一場一對一會議,某家韓國企業指定要和我見面,政府代表從頭到尾在旁作筆記,我還很興奮地以為有人想投資台灣,沒想到他們是因為看到我有上海辦事處,想要去那裡投資。

這次我徹底感受到了韓國政府國際化的企圖心,這不是台灣可以比擬的。假如我辦類似活動,或許可以請個部長來講話,但絕對不會有那麼多資源。

只要看柯P,2016台北市是「世界設計之都」,但你有什麼感覺嗎?柯市長認為意識形態比向國際推銷台灣重要,明年世界大學運動會會不會開天窗?原來負責的副市長也已下台,anybody cares?

我去過不少國家,我一直很有興趣探討的題目是政府在經濟發展過程中,究竟應扮演何種角色、參與到何種程度?中國大陸是計畫經濟的典範,台灣應高度自由化還是加強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