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經典致敬─Coca Cola

美國的普普藝術大師安迪•沃荷(Andy Warhol,1928~1927)曾寫道,「美國最偉大的地方在於,它開啟了一項傳統,這個國家最有錢的消費者購買的東西,基本上和最窮的人是一樣的。你打開電視看到____,你知道總統喝____,伊莉莎白•泰勒喝____,然後你想到,你也喝____。」

這個「____」,如果不留給「可口可樂」這四字來填,還真不知道有哪一款飲料能夠得上此等地位。事實上,沃荷先生也正是這麼寫的。他甚至曾為這款美國國飲繪製專屬畫作,他深知美國大眾消費文化精髓。

事實是,全球至今能在超過200個國家喝到可口可樂,可口可樂早就從母國美國出國、風行全世界了。因此,世界各地各有各的版本,包括文字、圖案、瓶身、包裝、口味,以及各式各樣授權商品。這也因此衍伸出一大群可口可樂收藏家,甚至經常有專書出現。因為,Coke在國際上的相關產品與創作,可真是永遠蒐集不完啊。

向經典致敬─Coca Cola

如果你來到位於喬治亞州亞特蘭大的「可口可樂世界」(World of Coca Cola),在其中的畫廊就能見到無數的世界級藝術家,向Coca Cola這一款世上辨識度最高的品牌商標與文化象徵致意。1996年,奧林匹克運動會曾在亞特蘭大舉行,當年可口可樂公司曾邀請全球藝術家為此盛會創作各具異國風情的的可口可樂瓶。如今這些藝術品也置於World of Coca Cola大廳。當你旅行至此,一進門就能見到其中有個繪上京劇臉龐的可樂瓶,那瓶身獨特的曲線可真是打破了無數疆界。

話說,這瓶誕生於1886年的碳酸飲料,最早的「身材」可不是長得此等窈窕模樣。當年的可口可樂瓶身就與同期多數的汽水瓶、啤酒瓶同款,而且自從這瓶可樂一砲而紅之後,上千個模仿者出現。一位有遠見的Coke經銷商建議:「我們需要一個就算是摸黑也能認出那是可口可樂的瓶子……,要做出就算打破,也能讓人一眼就認出的形狀。」

可口可樂公司甚至為此舉行了一次瓶身設計大賽,印地安那州魯特(Root)玻璃公司的監工狄恩(E. Dean),從與「Coca」相近的字「cocoa」(可可)連想出瓶身創意的源頭。原來,今日可口可樂的瓶身類似可可莢,豆莢往中間收細,上頭有類似哈密瓜的紋路……。最後,這個超棒點子發展成熟為無人能仿的「曲線瓶」(Hobble Skirt),相信應該沒人會反對,它真的是被打破了大家一樣能認得出那是Coca Cola。這個故事,也早已成為美國甚至世界行銷界的傳奇了。

現在來到亞特蘭大,你能在「可口可樂世界」中,特別以慢速裝瓶的生產線展示區,眼見那神秘的黑褐液體優雅灌入迷人的曲線瓶中。各種試喝活動當然少不了,別忘了今日的可口可樂公司其實有百來種飲料生產,包括瓶裝水。參訪完畢這座品牌專屬博物館,你還可以帶走一瓶Coke,成為最可口可樂、最亞特蘭大的記憶。

向經典致敬─Coca Cola

當然,亞特蘭大這座美國南方大城,不是只有Coca Cola。與可口可樂平等消費的精神相似,亞城也是美國平權與民主運動的重要象徵地。非裔美國人權先鋒牧師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1929~1968)、積極促進世界和平的美國第39任總統、2002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吉米•卡特(Jimmy Carter,1924~)皆出身此城。你可以到「馬丁路德金國家歷史紀念地」(Martin Luther King, Jr. Historic Site and Preservation Area)憑弔這位偉人,他的故居與當年傳道的Ebenezer Baptist教堂皆可參觀。而此紀念地所在之街區向來有「甜蜜的奧本」(Sweet Auburn)之稱,奧本大道早在20世紀初期即已蓬勃發展,至今仍維持豐裕且友善的氣氛,代表著亞特蘭大多元包容的一面。

向經典致敬─Coca Cola

馬丁牧師的文獻資料,則收藏於亞特蘭大於2014年開幕的「國家民權與人權中心博物館」(National Center for Civil & Human Rights),這座新博物館在亞特蘭大創辦,再適合不過,許多美國與全球人權運動的重要里程碑即發生於此地。如果你搭配參訪也位於亞特蘭大的「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絡中心」(CNN Center,更能直接領會言論與人權自由在美國是多麼重要的立國精神,而且,是以實境地、輕鬆一點的方式體驗,參訪者可以試當主播,感受一下在攝影機前直播新聞的樂趣――與壓力。

向經典致敬─Coca Cola

啊,除了亞特蘭大那認真、正義的一面,我們怎能忘記最浪漫、多情的郝思嘉(Scarlett O'Hara)呢?這位亞特蘭大女士雖然是1936年出版的小說《飄》(Gone with the Wind,又譯《亂世佳人》)中的虛擬人物,但是,藉由同時擁有超級演技與美貌的大明星費雯麗(Vivien Leigh,1913~1967),於1939年在電影版中的演繹,電影與書籍繼而在全球持續重映、再版,近80年過去,我們幾乎要以為這位勇敢的亞特蘭大女士是我們身邊的重要人物了。畢竟,很多人常會隨口說出郝思嘉的那句千古名言:「無論如何,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來到亞特蘭大現場,你有兩個好地方可以適切地溫習這句話。一處是《飄》作者瑪格麗特•米契爾故居(Margaret Mitchell House),郝思嘉的生平多少來自她本人的經歷,這棟都鐸式的可愛房子能帶你遙想她寫作年代時的亞特蘭大,大約在20世紀初。另一處「亂世佳人博物館」(Marietta Gone with the Wind Museum),則讓人在此重回1870年代的亞特蘭大,和費雯麗與克拉克蓋博,不,和郝思嘉與白瑞德超越時空相遇。

向經典致敬─Coca Cola

亞特蘭大就是如此奇妙,有走在前端的、歷史129年的超級品牌可口可樂,也有走過近80年亦不退時的偉大愛情與時代故事。

可口可樂世界:https://www.worldofcoca-cola.com

馬丁路德金國家歷史紀念地:https://www.nps.gov/malu/index.htm

國家民權與人權中心博物館:https://www.civilandhumanrights.org

《飄》作者瑪格麗特•米契爾故居:http://www.atlantahistorycenter.com/mmh

更多美國旅遊資訊請至:http://www.gousa.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