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敗力。這三個字讓你人生格局豁然開朗

一流的企業,大多給予曾經失敗的人較高的評價。這也表示,經歷令人印象深刻的失敗,是成為世界菁英的第一步。我在15年前,曾報考多間美國大學的經營管理研究所,直到那時候,我才意識到這個事實。

報考哈佛與史丹佛大學等知名經營管理研究所,都必須提出如托(TOEFL)、研究生管理科入學考試(GMAT)的成績及相關學術論文,而這份論文將左右考生上榜與否。

當然,各校的論文題目大不相同,不過,除了談未來目標或工作方向之外,關於失敗經驗的題目也很常見。這在英文中稱為「失敗提問」(failure essay questions)。在論文中,考生必須具體寫出經歷過什麼樣的失敗、從那次經驗中學到些什麼?這樣的論文題目已是萬年考古題,每年都一定有研究所提問,考生得從自己的人生與工作經歷中,歸納出具有建設性的失敗經驗。

為什麼學校重視的不是成功經歷,而是失敗體驗?在我日後擔任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的面試官時,才真正領悟到箇中道理。

對於那些已經通過推甄項目,並且擁有一流經歷的學生,學校方面為何還要特地安排面試?這是因為在甄試的最終階段,決定一位考生合格與否的標準,在於「這個人未來能否成為一名優秀的領導者」。因此,學校希望藉由口頭問答,透過一些問題來檢視考生的品格。

英語檢定只要用功讀書就能有好成績,口語表達也可經由訓練改善;唯獨品格無法靠著課堂教育努力培養。人在談到自己的成功經歷時,大多顯得意氣風發、充滿自信,而在提到失敗的經驗時,則會顯得謙遜、也比較不會誇大其詞。所以想了解一個人,最好的方法就是請他談談自己的失敗。當人提及過去不堪、痛苦的經驗時,可能會在不經意間顯露出自己的真實性格。

一個人有沒有成為優秀領導者的潛力,端看他能否從失敗中記取教訓、並找出不再犯錯的做法。

不告訴你哪裡沒做好,退件15次以上

我曾在NHK擔任導播,經歷過不少次失敗,而且每次都令人印象深刻。在哈佛應試時,我提出了幾個在工作上的失敗經驗,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個提案不斷被退件的採訪節目。

事情發生在1993年,那是我進入NHK工作的第2年,有幸負責製作一個長達15分鐘、名為《旅居日本的外國人》的採訪特輯。這對新人來說是個一展身手的大好機會,同時也是對工作能力的一大考驗。

我的採訪對象,是日俄混血的K先生,他在前蘇聯時期(1922至1991年)曾是搖滾音樂人,更是當地國民搖滾樂團的鼓手。K先生辭去樂團的工作之後,便回到父親的故鄉日本,與家人共同生活,但他在日本的生活過得並不順遂。俄語教學的計時工作只能勉強餬口,收入並不穩定;雖然想從事音樂相關工作,但在日本音樂界又欠缺人脈及管道。

「在日本生活,我看不見任何希望。但這時候返回俄國,未來也很難有出路。」——K先生在聊到搖滾樂團的往事時滔滔不絕,但一談到有關在日本生活的話題,卻明顯語塞。當時的我,認為傳達受訪者最真實的心境,才是真正的採訪紀錄片,於是剪輯了一段15分鐘的特輯,內容強調K先生在日本所遭遇到的困境。

在完成剪輯之後,我依照製作流程,請導播前輩先看過影片的內容。但無論我重新編輯過多少次,始終過不了前輩那關。在大約被退件10次以後,我終於忍無可忍,直接向前輩提出質疑:

「這影片到底哪裡不對了?」

「妳必須自己找出問題!這是新人的必經之路!」

前輩激動到連關西腔都懶得掩飾。當時,NHK內部有許多行事風格嚴厲的導播和製作人,他們在工作上貫徹「讓新人習慣自行思考」的指導方針,但連日熬夜重做的我,體力已到達極限。

「我做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