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談論「資優教育」之前,請先確定你知道資優教育在幹嘛。學術科目的成績在這裡只是參考指標「之一」,它不是完全沒有價值,但也確實不夠有價值。

我對12年國教也不滿意,但我的不滿意是為德不卒,不是方向不對。如果你看到媒體上面對12年國教批評,你可以注意一下,都是哪個群體、哪個階級的批評為多。

你只要多想一個問題就好:你有沒有見過傳統上PR值40到60之間的學生、學校出來抱怨?—如果沒有,這意味著什麼?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但很重要,值得多想。

一、「不能消滅建中,因為不能放棄精英教育啊!」

「精英教育」這個詞其實很怪,我個人建議是不要再用了。比較正式的說法,應該是「資優教育」,指的是有一群在某些領域上稟賦特別優異的學生,我們應該對他們施以更困難的教學內容,讓他們發揮潛能。

因此,如果要說「建中的特色是資優教育」,必須滿足兩個條件:

1. 建中生全體必須具有「資賦優異」的資格。但事實上,在全體人口當中,「資賦優異」是非常稀少的情況,不太可能每個年級30個班通通都達標。建中生通常符合的是「‪‎績優‬」而非「‪‎資優‬」,「績優」的意思是成績優良,但這優良很可能是來自學生的用功、家庭的資源補助之類的,他的資賦可能還在正常人的範圍內(比如像我),其實都不適合用「資優」的標準來看待。

粗略地說,「資優」適用的是「真正的天才」,而不是我們這種站得比較前面的鄉民。

我腦袋裡面確實有浮現幾個適合這個層級的建中學生(以及另外一些適合這個層級的非建中生),如果你一個名字都叫不出來,我是不知道你有什麼自信來談建中辦資優教育的可能性。

2. 為了滿足「資賦優異」的學生,建中必須設計一套全新的知識系統,來開發這類學生的潛能。所以這套系統,一定跟現有的普通學科不同,因為現有的學科是為了大部分的人類設計的通識教育。

但很抱歉,現實是,建中的教學內容跟其他學校也是一樣的,頂多就是考題比較刁鑽一點而已。

你覺得真正的學者追求的是「我會解比較刁鑽的考題」嗎?別鬧了。

所以,如果建中想要宣稱自己進行的是「資優教育」,可以,那你至少要霸氣宣告:我們根本不在乎現行考試,現行考試的知識層次太低了,我們要教我們自己的;我們甚至不在乎學生是否考得上大學,我們追求的是更高的目標,要考大學的學生請自己想辦法。

如果連這都不敢,少在那邊唬爛人說你是在辦資優教育。你只是在辦「把成績很好的學生聚集在一起」的學校而已。

當然啦,如果建中敢立刻減班到只剩下資優班,我雖不完全滿意,但願意立刻閉嘴。

二、「建中學生自己會念,有沒有好老師很重要嗎?」

我不知道為什麼,很多人有一種誤解,好像我支持那種補習班式的老師才是好的,或者要很嚴格管規矩的老師才是好的,然後再來反駁我說:建中不適合這樣的老師。呃,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嚴格說來,前者是教學技能很好的老師,對我來說稍有可尊敬之處,但還不夠好。後者,科科,只會管秩序的算什麼老師?

延續剛剛談「資優」的脈絡,你會發現,我要求的好老師至少包含:

1.有獨立教材研發的能力,因為你隨時要帶給學生比現行課程更好的內容。

2.有良好的學術能力,能夠應付各種超等級的挑戰。

3.有極佳的授課能力,能夠掌握一群無法以「管秩序」方式鎮壓的學生。

4.有極佳的引導能力,能夠讓學生不斷挑戰,越學越強,而不只是「教完進度」。

以此來說,好老師重不重要?非常重要。如果你真的收到一群資優高中生,還拿低層次的教材來教他們,這就叫做暴殄天物。你在浪費他們的生命。

至於你說建中學生平常放牛吃草也長很好,這完全是錯誤的。你怎麼不想:「如果遇到厲害的老師,他們可以長更好?」

建中學生有沒有長很好呢?光以大家最在乎的成績一項來說好了,事實上是沒有。這你回頭看數據就知道了。在過往,建中學生的錄取標準是PR99,如果依照這個標準,全體1300名建中學生,應該全部都要錄取台大或同級以上的科系才是。

但現實是,建中每年只有一半左右的人上台大,同級以上的錄取者會比這個再多一點(每年浮動,不太一樣)。這意味著可能有兩三成的人是退步的,我就屬於這個群體。啊是好在哪裡。

三、「憑什麼剝奪一群好學生互相群聚,彼此學習的機會?」

這個問題真的白目到有剩。

首先,現行的教育體系,是一個重視「競爭」大於「合作」的體制。只要最終的考試排名機制沒有消滅,學習都必然是一件極端個人的事情,沒有什麼「合作」的空間。建中班級裡面,為了成績在那邊酸來酸去、裝弱干擾的事情還少了嗎?

等建中敢把合作學習的成果納入評分系統再說啦。

其次,誰說異質混編的班級沒有互相學習的機會?請問你,你教會一個水準跟你差不多的人一個物理定理,跟教會一個PR值與你相差30的人同一個物理定理,哪一個比較困難?哪一個比較需要清晰的概念和說明能力?

最後,你知道「憑什麼剝奪一群好學生互相群聚,彼此學習的機會?」這句話背面的意思是什麼嗎?

意思是:「其他學生不重要啦,沒有必要把優秀的學生放在他們身邊,讓他們也有相處和互相學習的機會。」

你可以再白目一點沒關係。

四、最後,有些話是特別對建中生或建中校友說的。

其實我在建中的日子過得蠻爽的,但我這幾年對建中沒什麼好話。

原因是因為,很可悲地,其實我們都知道這個學校有問題,但很多人都拉不下面子去指出那些問題。(還有人記得「物化雙雄」嗎?——有人願意保證這種等級的老師全都消失了嗎?)更可悲的是,如果我們不跳出來說,外面那些迷信明星學校,只認學籍不懂教育的家長,就都會傻傻地以為「建中成績這麼好,怎麼可以消滅」。

長遠來說,這非常不健康。小則斷送建中一個學校進步的動力,大則拉整個台灣的教育體系為我們陪葬。

只因為我們的校方不敢迎接異質學生的挑戰,想繼續躲在不公平的傳統保護殼裡,濫用了這個社會對他們的過度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