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近年開始流行中國式發音與用詞,像是把「企業」唸成「起業」,或是最近流傳的「寶寶」風。這可能是媒體刻意為之,也有部份是台商、台幹從中國帶回來的風氣。有些人認為這些用語很潮,但也有人反對這類用語滲入台灣語言中。那,這到底算是「中國赤匪之侵略」,又或是「排外的種族歧視」呢?

雖然許多人認為這只是美學上的個人好惡,但這其實是個複雜的倫理問題。

台灣人使用的「國語」和中國的「普通話」基本同源,但經過六十年的隔離,在用詞與發音上已有明顯差別。在台灣的「國語」捨棄、改變了一些尾音和捲舌音,也使用大量的日語詞彙或自有外譯,可算是在小島上獨立演化出的新種了。

在兩岸展開交流後傳入台灣的中國用語,不但與國語存在明顯落差,台灣人初聽時,有些會讓人產生反感。會在國語中夾雜中國用語的人,認為這是「種族歧視」,台灣人就是認為中國人比較低等,所以認定中國用語也相對低等。他們認為講中國用語不但沒錯,更是促進族群溝通融合的「道德正確」行動。

這種說法也有幾分道理。在近代,多數人文學者不再認為保持語言或文化的純粹性是道德上的應然,因為是否有「純粹」的單一文化就是個問題。每種文化在發展過程中都會混入其他文化的基因,相對於保持純粹,多吸收其他文化的優良基因,更能幫助自身文化對抗外在環境的挑戰。

但台灣人之所以反對中國用語,還有其他更重要的原因。我們不妨換個角度,來看另外也一些經常引起大家不爽的人。這種人在職場特別常見,就是滿口洋文,卻說不出一整句英文的人。

「你like這個idea的話,就和他們慷憤一下,我們next week挑一個下午和他們咪挺。」

每個逗點之間都要夾幾個英文詞,雖然你聽得懂,但你就是會不爽。就算對方整句都講英文,你也不會那麼不爽。為什麼?這是美學偏好的問題,還是道德義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