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太太前來精神科求診,醫生給她的診斷是「憂鬱症」;而她另有嚴重的睡眠困擾,每到晚上就不敢睡覺。

當我們發現自己出現某一種症狀,先問問自己:「這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除非這些症狀是天生的,不然我們總可以找到開始的那一天。

這位太太想了很久,她的睡眠困擾應該是從…結婚後開始的。不,可能更早一點,可能是從跟老公還沒結婚的時候…也可能再更早一點,是…交往的時候嗎?

不管是哪一種,總之,和跟她結婚這個男人有關就對了。

那麼,她和這個男人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呢?和「不敢睡覺」又有什麼關聯?

原來,這位太太和先生從交往開始,每當約會時,他們常常回到先生的家。太太很早就發現,當她和先生獨自在房裡聊天,房間的門往往是不關的。先生的房間外就是廚房,每當他們在聊天,先生的媽媽總在廚房裡忙著,要不就遞水果、送茶水,要不就乾脆坐進來一起聊聊天,打聽太太的身家背景,看起來相當熱絡。但太太總感覺到那麼一點點地缺乏隱私。

後來,他們倆結婚了,搬進先生的家和母親同住。結婚第一晚,太太在睡夢中感覺到有人從旁邊走過,眼睛一睜開,赫然發現先生的母親進到新房來,幫自己的先生「蓋被子」。

「啊!」半夜突然看到一個人影,太太當然驚嚇一聲。

「噓!妳這樣會吵到妳老公睡覺。」先生的母親瞪了她一眼,很不客氣地回應。

漸漸地,這位太太夜晚時不敢再闔眼睡覺了。

「千挑萬選,沒想到最後嫁給了一個『媽寶』。」太太哭得好傷心。

媽寶的形成,具有「心理」和「文化」的雙重脈絡

這些被稱為「媽寶」的,通常是男人。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莫非「媽寶」是一種對男性的污名化?不然為什麼鮮少人批評,女人和她的母親連結過深?或者,難道女人都是「爸寶」不成?

首先,讓我們從心理發展的觀點來看看,「媽寶」最初是如何形成的?

那是在我們剛出生,還沒有生活自理能力的時候,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們仰賴父母過生活(通常是老媽),以致心理上產生一種「一輩子都不想離開老媽」的感覺。

在正常的發展下,我們對老爸老媽的興趣,會逐漸被嶄新的人事物給取代;於是我們開始將注意力放到外在環境上,找到自己有興趣發展的舞台,以及伴侶。倘若這個階段發生困難,我們心理上便仍然依賴老媽,因而產生「沒辦法自己做決定」、「沒辦法自行打理生活」…的狀況。

這便是大家常常提到的「媽寶」由來。(當然,如果家裡是爸爸在打理生活起居,你也可以改稱「爸寶」)

接下來,就和我們的文化脈絡有關了。

當一個「媽寶女」選擇走入婚姻,而她還維持著在原生家庭的生活習慣,那會發生什麼事?

大家往往看到的,是她家事做得不夠好;或者哪裡沒有主動幫忙的時候,會被冠上「驕縱」這個詞兒。社會形容這樣的女性為「公主病」,因為我們總把焦點放在已婚女性的「生活打理能力」上,而非關心她和她父母之間的關係。

那麼,倘若是走入婚姻的「媽寶男」呢?可以想見,他們大多希望和父母同住,或者常常往母親身邊跑。他們大多不會因為「生活自理能力不好」而被批評,最為人所詬病的,是他們嘴上常常掛著「我媽說⋯」。

咦?奇怪了。這現象如果發生在古代,我們不是會稱為「孝順」嗎?「媽寶男」到底做錯了什麼?要讓大家(通常,是他們的太太)違反「百善孝為先」的古訓,這樣諷刺他們?

責怪的背後,是一種「你不夠愛我」抗議

其實,或許太太們真正想和「媽寶先生」說的是:我們已經結婚了,未來的日子裡,請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

怪罪先生嘴上老掛著「我媽說」的背後,她們可能真正要表達的是:我愛你,請你也和我愛你一樣地愛我吧!

然而,將「愛」轉化為「批評」的結果,卻可能讓兩個人之間的距離變得更加遙遠。而無辜的老媽,就這樣卡在中間,變成夫妻雙方無法處理彼此關係問題的絆腳石。

這可能導致兩種結果:

其一,為了讓老公脫離老媽,我們卯足全力照顧老公,成了他的另一個「媽」。

其二,我們看不見與「媽寶」(離不開媽媽的小孩)相對的,可能是一個「寶媽」(離不開小孩的媽媽),便逼迫老公要在兩個女人中只能擇一。

每個「媽寶」的背後,都有一段歷史悠久的家庭故事,想要伴侶脫離這樣的處境,唯有理解:一個「媽寶」的形成,其實正代表原生家庭的掙扎與糾結,唯有一段耐心的陪伴,才能幫助夫妻一同面對這個屬於成年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