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辦工作坊時,我經常會在說故事的課堂上以回想練習作為開場。我會請參加者閉上眼睛回想《小紅帽》的故事,尤其是故事情節、轉折與結局。

這個練習有時會引來哄堂大笑;不知是有心還是無心,經常會有人將《小紅帽》與《三隻小豬》搞混。不過,我發現大半的參加者(舉手者約為八成到九成)都能想起詳細的故事,而通常他們的版本,都會比格林童話的殘忍原版來得溫和些。

請各位配合我一下,我來說說我記得的版本吧:

祖母臥病在床,於是小紅帽打算走進森林,將一籃東西帶給祖母。小紅帽在路上碰到一名樵夫與一頭狼。那頭狼先跑去吃掉了祖母,接著穿上祖母的衣服。小紅帽抵達時,覺得不太對勁。她問了(假扮成祖母的)狼一些問題,最後說出她的觀察:「祖母,妳的牙齒還真大!」狼回答:「那是因為要用來吃妳!」接著就把小紅帽也給吞下了肚子。樵夫經過,看到祖母家的門開著,決定進去察看。他發現狼用完餐後正在裡頭打盹。樵夫心有所疑,於是把狼的肚子剖開。祖母和小紅帽平安無事的從肚子裡頭冒了出來!最後結局皆大歡喜(除了狼以外)。

接著回來討論現在可能在各位腦裡盤旋的問題吧:《小紅帽》跟資料交流有什麼關係?

我認為這個練習證明了幾件事情,第一就是重複的力量。你可能聽過某一個版本的《小紅帽》故事好幾次,也可能閱讀、說過一個版本的故事好幾次。數次重複閱讀、聽、說的過程能將內容牢牢鎖在我們的長期記憶裡頭。

第二,《小紅帽》等故事採用了情節/轉折/結局的神奇組合(稍後將會學到,亞里斯多德將此稱為開端/中段/結尾),以一種方便回憶、重訴給別人聽的方式,將此故事嵌入在我們的記憶裡頭。

在這一課,我們將要探討故事的魔力,學習如何使用說故事的概念來有效進行資料交流。

觀賞一齣好劇、看到一部引人入勝的電影或者閱讀一本精彩的好書,都能讓人體驗故事的魔力。好故事能夠吸引你的注意力,帶你展開旅程、激起情緒反應。你會難以轉開目光或放下書本。結束之後,不管是一天、一週,甚至是一個月之後,你都還能輕鬆地將內容敘述給朋友聽。

要是我們能燃起觀眾的這種精神和情緒,那該有多好?故事是個禁得起時間考驗的架構;自古至今,人類皆以故事進行溝通。我們也可以在商業交流上利用這項強力工具。一起來看看戲劇、電影和書等藝術型態,了解這些說故事大師身上有什麼值得學習的地方,能讓我們用資料說故事的技巧更上一層樓。

敘事結構的概念最早是由柏拉圖與亞里斯多德等古希臘哲學家提出。亞里斯多德引進了一個基本卻深遠的概念:故事有個清楚的開頭、中段與結尾。

他提出戲劇的三幕架構說法。這個概念隨著時間演進,現在通常被稱為布局(setup)、衝突(confliction)與解決(resolution)。我們來快速分別看看通常這三幕會有何內容,接著想想看此方式有什麼值得學習的地方。

第一幕為故事設下背景,介紹主要角色(或稱主角)、角色關係以及他們所居住的世界。設置完畢後,主要角色會面臨某一事件,試圖解決此事件的過程通常會引起一個更加戲劇化的情境,這就稱為第一轉捩點。第一轉捩點會徹底改變主要角色的生活,並且利用主要角色的行動提出戲劇性的問題,以在戲劇高潮中回答。第一幕到此結束。

第二幕為故事主體,描述了主要角色試圖解決第一轉捩點引起的問題過程。

主要角色經常缺乏處理眼前問題的技術,因此處境會越來越艱辛。這稱為角色轉折(character arc),意思是主要角色因為發生的事而經歷人生的重大變化。主要角色可能需要學習新技能,或者更加認識自己、了解自己的潛能,以便應對自己的處境。

第三幕會為故事與劇情分支做個了結,當中包括使故事張力達到最高點的高潮。最後,第一幕引進的戲劇性問題獲得解答,讓主角以及其他角色對自己有全新的認識。

此處有幾點值得我們學習。首先,只要碰到溝通交流的情境,我們大致都可以使用三幕架構作為參考模型。第二,要有衝突與張力才能構成完整的故事。我們稍後就會回來討論這些想法,並探討實際應用的可能...

書籍簡介

書名:Google必修的圖表簡報術
作者:柯爾.諾瑟鮑姆.娜菲克
出版日期:2016/03/25
出版社:商業周刊

曾任Google人力分析團隊總監6年的柯爾.諾瑟鮑姆.娜菲克,負責協助分析團隊和Google其他部門的溝通,接收到的業務訊息都是最棘手、最難處理的資訊,而她一向都能用這些資訊製造出最洗鍊、最好吸收的圖像,並用最有說服力的方式來說故事。她為Google開發出一套資料視覺化的訓練課程,不僅教全體Google人,還曾至各地開課五十次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