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進國家的人,不知道如何讓國家在大衰退後重新回到充分就業狀態;既然如此,不妨來看看凱因斯1930年頗具想像力的文章──《我們子孫後代的經濟可能》(Economic Possibilities for our Grandchildren)。

凱因斯在1936年出版的《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給了政府應對經濟崩潰引起的失業一個理論工具。不過,在上述這篇為時更早的論文中,凱因斯特別區分了他所謂的「技術性失業」。技術性失業是指「因降低勞動力新方法的發明,比發現勞動力新用途的速度快,所導致的失業」。

凱因斯認為,未來我們將越來越多地面對技術性失業。但他指出,技術性失業帶來的是希望而不是失望。因為這至少表明世界走在解決「經濟問題」的道路上,有助於打破稀缺性問題的藩籬,將人類帶出生活艱辛的宿命。

當時,機械正在快速取代勞動力,靠一小部分人力便能極大地提高產量。事實上,凱因斯認為,到今天為止(21世紀初),大部分人只要每週工作15小時,就能生產出足以讓他維持優渥生活的東西了。

如今,先進國家與凱因斯所設想的富足程度不相上下,但我們大部分人每週工作時間都遠不止15小時,不過我們的假期延長了,工作的身體條件要求也不像以前那樣嚴格了,因此我們的壽命也有所增加。但是,大體而言,全人類閒暇時間大幅增加的預言是失敗了。自動化確實在突飛猛進,但我們大部分人的平均每週工作時間仍在40小時。事實上,自從20世紀80年代初以來,工作時間便不再下降了。

與此同時,「技術性失業」則在上升。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我們從來沒有回到過50、60年代充分就業的水平。如果說大部分人仍舊每週工作40小時的話,就代表有相當數量的人,因為失業、半失業或被迫離開勞動力市場,而「不得不享受」閒暇,且這群人還在增加。此外,隨著我們從當前衰退中復甦,大部分專家預測這部分人群還會繼續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