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的告白:「妳問,為什麼男人總是無法專情一個女人?我說,犯賤。還有嗎?沒有了。」

無法擁有自己所愛的男人,痛苦;但擁有一個不能公開的情人,煎熬。

在他身邊甦醒、一起去吃早餐,再一起去逛街,當妳過馬路時,他會叫妳注意來車,把妳的手拉進他的胳臂勾著,然後妳會笑,從眼底把幸福給笑了出來……妳腦海中浮現過無數次這樣的畫面,這是妳對愛情的想像,很日常、卻很珍貴。所以,妳怎麼也沒想到妳會談了一場不見天日的戀愛。他的女朋友站在你們面前,遮住了光。他有,女朋友。

妳已經忘了你們是怎麼在一起的,但對於妳是如何妥協,妳怎麼卻印象深刻。不能打電話、簡訊用代號,就連約會都要先預約,妳做了很多的讓步,就連分手後,「前女友」這麼名分妳都跟著讓了出去。妳不是他的另一半、不是他的知己、不是他可以提起的名字,就連在路上遇到都要裝作不認識,連「朋友」這個名分妳都得不到。妳很想哭,不是因為覺得辛苦,而是覺得自己很可悲。妳把自己都讓了出去,拿回來的是傷心。

妳以為愛是一種互惠,你對我、我對你好,然後我們相愛。但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愛卻是要跟別人分來的,妳變成了乞丐,沒有人給妳祝福,只有同情。

讓自己幸福是妳的信仰,妳是愛情動物,有愛最大,愛情可以不管對錯,只求幸福。於是妳試著去想愛情的本質,愛要開心、要歡欣,但如果自己總是在哭,總是與愛背道而馳,這樣還是愛嗎?原來、原來,是自己把愛情變成一項奢侈品,既無法真的得到,但也抗拒不了。奢侈啊。想到這裡,妳又哭了。

於是妳才懂了,為什麼「暗」這個字是一個「日」與一個「音」,怎麼太陽的聲音是黑暗?原來,那是它離去的腳步聲,就像你們的愛,無法公開、不被照耀祝福。也就像是妳的眼淚,流得再多,也不被承認。

只有他們是「明」,有日也有月、有夜晚也有白天,而你們只有「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