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司機以140公里的速度在高速公路上奔走,我忍不住抓緊安全帶。

鴻夏戀前一天我跟攝影記者賴建宏抵達大阪,關西機場塞滿了來日賞櫻的台灣旅客,我們排了兩小時才出關提領行李,終班電車已經開走,唯一的選擇就是計程車。

「請到堺市」我說,司機露出驚訝的表情再問一次。在櫻花季,旅客多半去更遠的京都或大阪,而不是僅有20分鐘車程的「堺」。司機快速地奔馳在深夜的高速公路上,希望隨後還來得及載到錯過電車的旅客。

每次郭台銘記者會對台灣記者而言都是一場新聞戰跟耐力賽,這次一共有5百多位台日媒體參加,有過之無不及。

4月2日,11點堺工廠口出現排隊的媒體,裡面,郭台銘正在排練走位,這是統領150萬鴻海軍團的代工皇帝最緊張的一天。

記者會開始,原本夏普社長高橋興三的演講是5分鐘,但他延長到10分鐘,郭台銘臉上不知是緊張還是不悅,微微皺起眉頭來,接著他站起身來,叫出他放在iPad Pro上的講稿。

過往演說,郭台銘從不需講稿,就能侃侃而談,然而,這次不同,這是他想向世界證明鴻海正為台灣科技業樹立台日合作典範的一日。他字句照稿念,郭台銘直到當天半夜3點都還在修改講稿,重複念了5、6次,講稿上,細心的標示斷句,就為了這20分鐘的完美演出。

這是鴻海通路事業群負責人胡國輝,幫他擬的講稿。胡國輝在蘋果工作12年,離開蘋果跳槽到鴻海之前,他是蘋果台灣區的執行長,自然懂得在國際媒體前的應對進退。

記者會前,郭台銘跟高橋興三行禮如儀,然而,鴻海內部一直有個傳聞,當郭台銘知道高橋興三隱瞞著他有3500億「或有負債」後,第一次見到高橋,他氣著指著鼻子大罵「you are fired(你被開除了)」。

為了討好日本人,郭台銘絕對不稱「併購」僅以「投資」詮釋此次入股,言必稱鴻海必須向夏普學習,盛讚夏普創辦人早川德次的創新精神,現場他成為夏普家電推銷員,要日本人繼續支持夏普品牌,熱情無比。

但是相比郭台銘的熱情,日媒的恐懼顯而易見。日本媒體最想問,會不會再砍價?會不會裁員?一名日本記者用很標準的中文大聲的問「你以後要解雇多少員工呢?」現場氣氛瞬間冰冷。

日媒的問題反映的是日本社會的恐懼與不信任,雖然多數企業已經放棄終身雇用,但是日本人對外人的信任薄弱,不太相信鴻海不會裁員。郭台銘就像是闖入孤島的一個外來物種。

日本是很特殊的民族,對外人的恐懼多於好奇,懷疑多於信任。但是,翻開歷史,日本往前邁進時總是伴隨著外力,1853年美國海軍艦駕駛的黑船,駛入江戶灣,要求日本開港通商,這是日本人第一次看到西方國家的船堅砲利,隨後日本國內要求現代化與變革的聲浪漸大,啟動了明治維新,中央政府取代了幕府,資本家取代了武士,女性開始可接受教育,奠定現代化的基石。

對於台灣這是轉型的機會,對於日本何嘗又不是脫離孤島的嘗試。雖然看好看壞鴻夏人各半,台日黃金交叉,完美互補是否能克服文化的差距,雖然郭董有九成把握但是仍在未定之天。

我們無法改變中韓企業以國家資本為後盾,攻城掠地,紅色資本襲台,也沒法避免對手啟動低價戰,但是我們可以不用等著被消滅、被拍賣、被合併,奮起找出生路,這是「鴻夏」給我最大的啟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