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一日下午,《商業周刊》的採訪團隊,踏進了富邦金控在台北敦化南路的總部,與現任富邦育樂公司總經理、也是富邦勇士隊領隊蔡承儒進行專訪,談如何用運動賽事,進行金控品牌經營。當天,蔡承儒身著正式西裝,非常準時地,在三點半,踏進了會議室。

第一次正式與媒體面對面採訪,看得出來他的小心及謹慎。在前一晚,他親自將所有問題的答案,用注音一個字一個字打出來。滿滿兩張A4紙的文字,字字斟酌,就是熬夜到十二點的成果。

兩小時的面對面專訪,蔡承儒直接而坦白,對於擔任富邦勇士隊領隊及台灣籃球發展,有不少不同傳統的看法及做法,但碰到金控事務,又謹守分寸地回到一個集團員工的立場。對於父親蔡明興,也一直以「二董」恭稱。雖然身為富邦金控副董事長的長子,但舉手投足間,聞不到貴公子氣燄,反而多了三分書卷。

紙本雜誌因篇幅有限,只能取採訪精華(見第三代學NBA辦球隊),為讓較完整的訪談內容呈現出來,讓讀者看到這個富邦集團第三代,如何獨當一面經營球隊事業,茲將當天蔡承儒談球隊、談運動,談自己身為一個千禧領隊的QA全文,刊登在網路上,以饗讀者:

問:籃球隊從台灣大轉換到富邦,富邦也新成立了富邦育樂,有什麼指標性的意義?那時候的想法是?

答:我接手球隊不到兩年,之前籃球隊在台灣大。金控是亞洲性的集團,想說我們球隊也可以跟著集團腳步,不只侷限在台灣,未來也可以跟亞洲球隊作交流。富邦的資源很豐富,那時候我常參加富邦人壽的活動,我們業務員現在快兩萬人,看到業務員非常熱情,大家又多才多藝,覺得這就是球隊想要的後盾,可以跟球隊有很好的結合,富邦人壽就變成球隊主要的贊助者。

現在壽險業其實不容易,要面對很多困難,我們在想球隊名字的時候,看到業務員「永不放棄」的精神,就想到用「勇士」這個隊名,也是我們想要球員在球場上的奮戰態度。有了這些想法,我就跟爸爸二董 (編按:富邦金控副董事長蔡明興)討論,他也贊成,球隊到富邦綜效會發揮得更好,所以就由富邦接手球隊。

問:一般人看來,金控的目標客群跟籃球的族群好像不太相符,今年富邦也贊助HBL高中籃球賽,但高中生離金控的目標客群好像又更遠。怎麼藉著贊助體育去幫助金控?這其中邏輯為何?

答:金融業蠻適合推動體育,因為資源人力都很多,所以,富邦贊助體育很久、項目很多,不管是舉辦賽事、自己經營球隊,或是贊助個人選手,像我們最近贊助了高球選手小潘,潘政琮。贊助的範圍其實很廣,網球、高爾夫球、籃球、棒球,之前的馬拉松,還有成棒富邦公牛隊等。所以,富邦就是長期在推動體育。

雖然可能金融跟體育沒有直接關係,但體育在每個人的生活中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也包括對我們的客戶和員工。如果我們能給他們體育方面的享受,也是一種服務。我希望我們越推動體育,和大家的生活更為緊密,成為大家共同的語言。之前在美國時,大家對體育都非常瘋狂,基本上,你要交朋友,一定要對體育有認識。我是希望台灣能夠也朝這樣的方向發展,事實上是有這個潛力,大家是滿熱情的。體育也是國力的代表,國家強,體育就會強。

問:以參與體育的比例而言,台灣可能還是不如美國,你覺得這個環境適合做你想達到的目標嗎?

答:做得好,球迷就是會買單。現在感覺只有棒球慢慢地起來,籃球進步空間很大。但我是覺得蠻有潛力的,打籃球的人,比打棒球的人多,雖然台灣人看NBA比較多,但我覺得還是有希望,有潛力。所以我想趁年輕,拚拚看,看能不能幫忙做出貢獻!

問:SBL富邦勇士隊,你覺得你接了以後狀況如何?

答:這個球季富邦勇士的重點在培養年輕球員。今年有四個新人,除了林書緯是美國回來的,另外三名是透過選秀選來的,而今年他們的上場時間都很多,林書緯也拿下新人王。培養年輕球員難免有陣痛期,年輕球員需要場上的磨練,加上今年傷兵的影響,少了華裔陳山眉差很多,今年例行賽戰績是第五名。現在季後賽進了四強,他們現在信心越來越好,這季培養的效果也慢慢看得到,很值得期待。總教練顏行書,也才執教第一年,所以我們今年在打長遠的基礎,並建立我們富邦勇士的文化和新氣象。

問:從前一年的外籍總教練轉換到新總教練,球員適應上有沒有問題?

答:感覺台灣球員還是跟本土教練溝通比較方便。大部分大學生球員英文不是那麼好,籃球術語OK,但講比較深入或要進一步鼓勵他,就沒有辦法完整溝通。長期來講,還是希望有個本土教練來帶球員,外籍教練通常是來兩、三年,把經驗傳授給本土教練,本土教練還是需要舞台,需要有當總教練的機會。剛好我們要重建球隊,所以也跟著這個腳步找本土教練,放眼未來。我覺得跟顏行書總教練的理念很符合,他在美國夏威夷當過助理教練,算是比較美式的本土教練,他有比較科學化的訓練方式,我覺得蠻有未來性。

問:你看到什麼比較先進的做法,可以舉例嗎?

答:像我們體能訓練就會比較多是科學檢測方式,定期追蹤球員的爆發力、移動能力、體脂肪…跟前幾個月前有沒有進步,或跟其他球員比較。這樣跟球員講比較有根據,以前講得比較抽象。像美國籃球界,開始用越來越多穿戴式裝置去量化你的疲勞程度,以減少受傷。我們現在先引進防止疲勞過度的器材,叫OmegaWave心律與腦波分析器,等到季外才會有更多測試。我們應該會長期用,數據多了,分析會比較精準,現在只是開始的階段。

問:以後這會是球員的KPI嗎?以前只有得分、助攻、籃板等。

答:數據的分析會比較細一點。像美國比較流行就是PER,每分鐘在場上的「效率值」,我們現在也會算,發獎金時,就可以用數據,效率比較好,就可以發比較多。另外,我們也會看整體的貢獻度,PER是每分鐘的效率值,如果上場時間不多,容易會有誤差,所以也會看出場多少場,出賽多少分鐘。70% 是數據,但效率值比較難看出防守的貢獻度,20% 是由教練團看防守的貢獻度評分,10%是團隊表現、紀律、生活常規等部分。我們也會以這個當做參考,如果暑假要補強球員,也會看別隊的數據看哪些球員可能會打得比較好。當然一個球季的數據不會決定以後能打多好,只是一個參考,一個輔助。

問:這是你自己想的嗎?國外球隊是這樣做的嗎?

答:比例是我自己想的,還是有優化的空間。我不知道國外球隊會不會看數據發獎金,但美國先進數據很多,台灣很少。我是認為數據可以輔助我們做更客觀的評估。

問: 現在做的事,跟你在美國預期的一樣嗎?

答:不一樣…哈…我沒有預期會做這件事。回台之後,二董就說,我們有個球隊,你又這麼喜歡籃球,你要不要幫忙一下?我就說,好,沒想到,會花這麼多時間。

問:花多少時間?

答:很難量化,常常回家、周末,都會在想球隊的事,平常沒事就打給教練討論。還要去球場看球,如果沒去球場,一定會看轉播。我跟陳建州(副領隊)、顏行書,有一個WhatsApp群組,我們常討論很多。

問:為何請黑人陳建州當副領隊?

答:陳建州是二董找的,我回台灣前幾個月,他就接副領隊了,我是後來才接領隊的。我認識他很久了,從他打瓊斯杯就認識他,二董那時是中華隊領隊,我十歲就去看瓊斯杯比賽,那時就有機會跟他照相、吃慶功宴、吃火鍋…他長相一點都沒變。那時候鄭志龍、周俊三、羅興樑都在那邊,現在大家都變教練了,有機會都可以常看到他們,跟他們共事真的蠻奇妙的。而現在跟陳建州也合作很愉快,也有共同的信仰,他對台灣籃球的投入是我可以學習的。

問:你在周邊商品上,也投入不少心血?

答:這算是球迷服務,周邊商品是蠻重要的,我們花蠻多時間在行銷上面,不管是球衣,之前的logo、臉書的經營、海報、視覺、廣告片等各方面,項目一直增加。

這也是跟球迷溝通的一種重要方式,我覺得如果一個球隊只是去一個場地低調地打完,然後沒什麼人看,大家只想贏球,沒把市場做大,蠻可惜的。看到台灣籃球在行銷方面很缺乏,但我們願意先從自己的球隊做起。

問:在管理球隊過程中,你認為最難是什麼?

答:整體來說,球隊人力規劃評估是一大課題,選球員時需要考慮的面向很多,如球技、體能、心理素質、情緒管理、跟團隊配合度、經驗、健康、薪資等,而且球員實際表現很難完全掌控或預測。還有管理球隊的責任很廣,需面面俱到,像是人力招募,績效管理,軟硬體的提升,行銷,跟母公司做結合,評估贊助案,年度預算分配,幫助基層籃球,公益活動,籃球營,舉辦籃球賽等等。

問:你接手之後,身穿西裝與球隊拍了一張很酷的海報,是你自己的idea嗎?

答:那個其實是合成的,每個人都拍一張,再合在一起,比較不會拍那麼久。那時候剛好需要我在一張照片裡,一個人太孤單,就請大家一起,哈哈…

蔡承儒專訪全文QA》富邦勇士大當家:改用球迷的角度看事情,台灣籃球就會有希望
翻拍自網路

問:就算是合成,你也很配合,你覺得這是行銷的一部分?

答:視覺設計是行銷的一部份。富邦勇士Logo的弧度,在球衣與平面製作物是不一樣的,Logo放上球衣時弧度比較拱。那時候我跟我媽(編按:富邦藝術基金會執行長翁美慧)去設計公司,我們把隊名用黑白紙印出來比對,到底哪個弧度最好。調了一個晚上,就調一個弧度。還有Logo字的大小,每件球衣大小不一樣,但字是一樣的,所以要調到一個中間值,在小的球衣上不會太大,大的球衣上不會太小,每個size都要去對。跟設計公司合作的也很愉快,我們都很想透過設計改變體育環境,我很滿意他們的作品。

在勇士隊的球衣上,富邦人壽的Logo比「BRAVES」英文字小,也不放其他贊助商,這是一個很大的決定。那時候,是以球迷的角度看事情,很明確就是要做一個球迷喜歡的球衣,希望球衣乾淨又帥!

問:所以是在球場上維持一個球隊的感覺,而不是企業贊助的球隊?

答:我希望真正以球隊的角度吸引到一群人,然後他們才開始喜歡富邦,而不是打著富邦的牌子出去。有點像是創造另一個事業體、另一個品牌的感覺,品牌再跟富邦連結,比較有加分效果,比較可以做出自己的品牌。

問:如果有人說,你是把台啤模式搬過來?你怎麼看?

答:之前確實有球員從台啤過來,會有人說,這是老台啤嗎?現在我們已經比較沒有台啤球員了。我覺得我們行銷方式、走的風格,還是不一樣,他們比較結合綜藝的元素,還有拍紀錄片,黑人拍的紀錄片真的很熱血。那時候網路經營還沒那麼盛行,我們現在比較著重在網路上,加上視覺設計、行銷,跟他們以前應該不同。

問:說到網路,你會自己回應臉書,當小編嗎?

答:我自己會,我也是臉書管理員之一。當然平常是我們內部的同事回應比較多,有時候發現他們沒有回,那我就幫忙回一下。有些問題是問球隊狀況,例如受傷的球員何時傷癒歸隊,因為每個禮拜我都會拿到防護員的報告,所以關於球隊球員的問題,我就自己回…

問:今年HBL又是爆滿觀眾,你有到現場嗎?

答:我有去冠軍賽,我覺得熱度很好、很熱血、氣氛很棒,希望大學聯賽跟SBL也有這種氣氛。其實,我們今年計畫辦富邦的大專聯盟,先從北部八所大學開始,美國NCAA就是靠籃球凝聚校園風氣,希望台灣的大學未來也有這種風氣,校友看到這種聯盟球賽,也會想回饋給學校。

問:SBL早期滿熱的,這幾年票房或討論度可能遠遜於HBL,你覺得關鍵在於?

答:很多可以改,行銷、制度的健全等,最重要的是主客場。現在是籃協辦比賽,門票收入都是籃協收,球隊沒有分,當這個狀況,球隊想投資,就缺乏動力,也沒有那個自由。有主場,就可以經營那場比賽的球迷,不管飲食、娛樂、周邊商品…比較能夠突顯自己的特色,可以服務到球迷。自己經營主場,票房收入大部分是你的,就會有好的循環,這樣才能把餅做大。

問:你們還幫泰山高中修整宿舍?

答:有一次我跟教練團去泰山看球場,發現他們比賽時,住得很差,學校宿舍也需要翻新,很需要資源。了解他們的狀況,床、書櫃等都很舊,去外地比賽常寄宿在廟裡,就希望幫助他們。

問:你真的愛看灌籃高手?

答:回憶童年,我真的很喜歡灌籃高手,看灌籃高手才開始打籃球的,以前七點到七點半電視會演,我都是拚著在七點以前把功課寫完,很努力寫完,漫畫也看好幾次。

問:你是年輕的領隊,跟傳統領隊有什麼不同?

答:我是總經理兼領隊,不是只做領隊,所以我想我的責任範圍相對較多。

我以前很喜歡玩美國的電腦遊戲Fantasy,在虛擬世界當總經理(GM)去挑球員。現在變真的,差別很多,要做的事更多,很廣,要想球隊戰力,要想服務球迷,也要想台灣籃球未來的發展,或是幫助整個聯盟。

我是希望能夠盡到一些貢獻(籃球),希望以後可能大家談到台灣籃球,就會想到富邦,這樣我就至少對公司有個交代。目前每年要花很多錢,我也不好意思,至少要做出一點成績。球隊、基層贊助、辦活動,甚至HBL、瓊斯杯贊助,每年整體花費至少八千萬以上,球隊的部分大概六千萬。

問:去年找了林書緯(林書豪胞弟)來富邦,原因是?

答:他每年都跟哥哥回來,我們提早有觀察他,做球探。他前幾年很瘦,還沒有那麼成熟的球技,到了他畢業那年,去年六月,發現他進步幅度很大,也很成熟,也算是聰明的球員,交談時也發覺他是努力的,品格不錯,各方面都是值得投資的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