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次到訪大阪已經是3年前了,但幾週前,為了見見老朋友、同學和商業夥伴,我有機會再次造訪這個城市。這次不像以往為了工作而來,不再需要匆忙的開會或是談判,終於可以有機會跟老友一起漫步在街道上,感受一下氛圍,跟人們聊聊天,觀察這個城市。

第二天的時候,有個研究所的老同學請了半天假帶我參觀這個城市。我們在學校裡面是同學,很巧的是,我們在畢業之後也很常見面,因為我們在彼此前一個公司的工作上,有很多生意上的往來,所以在許多方面來說,他同時也是我的商業合作對象。

當旅人拜訪日本任何主要城市像是大阪或東京時,幾乎每個人都會對城市不可思議的基礎建設感到震驚和敬畏。便利有效率,像迷宮一樣連結各地的地鐵和JR鐵路;無數的空中便橋連結各個建築物和購物商場,和永遠乾淨有效率的高速公路、高鐵,和許多其他花了幾十年規劃和精準打造的公共建設;每次都是令人驚艷的體驗。

我跟朋友碰面,走過大阪車站附近市中心區域的那天下午,剛好是鴻海和夏普交易的報導和推測最熱絡的時候。我離開台北那天晚上新聞正在報導,而我在日本的那幾天,也常常在日本電視以及許多當地財經報紙和雜誌的封面上,看到關於交易的報導。

這位朋友也在日本一家老牌科技公司工作。我問他和其他日本人是怎樣看待這個交易。他頓了幾秒鐘才說:

「我認為一般日本人對此感覺是很複雜的。一方面,如果你逼問他們真實的感覺,他們會說,就像許多日本其他公司如Toshiba或Panasonic最近幾年也有麻煩一樣,夏普在許多方面來說,代表著日本以及企業本身的麻煩。它有輝煌的歷史,曾經是市場的領導者,但現在太老、太慢也太傳統,無法快速變化適應新的時代。

你能想像日本誕生像是Uber或是Tesla這樣的公司嗎?在一個我們自豪於建立共識的國家裡,在一個不願太強出頭、太過特殊,或太直率不一定好事的企業文化中,像是夏普這樣保守的企業如何能夠繼續競爭?

有Facebook和Google在前,其他高速成長或積極競爭,如小米或三星的對手在後面快速追趕的時代,有多少日本公司能夠與之匹敵?老派日本企業做生意的方式,動作緩慢、規避風險、永遠仰賴優異的工程和努力工作不問太多問題,這樣的方式在新世界能夠維持多久?如果沒有創新,靠努力工作和優異的工程能力,我們能夠走多遠?

我想一般日本人瞭解日本企業需要外在的衝擊,所以或許長期來說,被一間非日本公司收購是件好事。但如果你問年紀超過40歲的日本人,那些人記得過去日本企業過去領先世界的光榮歷史,他們情感和面子上能夠接受一個歷史悠久的日本品牌,被台灣企業收購嗎?甚至在未來,或許會有越來越多日本品牌被中國、韓國甚至東南亞企業收購,他們能接受嗎?

許多老一派比較不接受外部刺激的日本人,在他們心中,是沒辦法接受的,甚至寧可自己的企業倒閉。長期來說,有那麼多老牌的大日本企業負債那麼多,遲早他們別無選擇只能接受像是鴻海這樣的援手。鴻海在未來幾年是否真的可以扭轉局面就看他們自己了......但沒錯,日本人現在對這件事情有很複雜的情緒。」

我們搭著JR參觀這個城市,這代表著另外一個日本偉大的工程能力,但同樣也代表了過去鉅額的基礎建設支出,需要下一代的市民來支付代價。

日本的債務佔GDP比超過200%,只是為了應付債務,每年就佔了整個國家接近一半的稅收。許多增加的支出開始於70和80年代,當時日本經濟正在蓬勃發展,各地都大興基礎建設工程。然後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股票和房地產價格達到頂峰,泡沫經濟破裂。

隨後,為了刺激經濟,政府開始越花越多,到處興建經濟學家稱之「哪都去不了的」不必要的橋樑、機場和鐵路。為了要支出更多來刺激衰退的經濟,政府借貸更多,於是債務比重開始失控,從1993年佔GDP比約70%,到2014年已超過200%。

但,誰要去償還這些債務?日本出生率是世界倒數幾名,但超過65歲或是退休的人民佔比卻是世界前幾。日本現在的人口是1.27億,每年將會以100萬的速度逐年下滑,40年後將會少掉1/3的人口。40年,差不多就是現在年輕時代的職涯長度,到時整個國家有40%的人民都在65歲以上。

許多方面來說,日本現在的挑戰,也是台灣的警示和參考。在歷史和經濟上,兩個國家有許多相似之處,台灣同樣也開始面臨類似的問題。

兩個國家幾十年前都經歷過快速發展和經濟成長的階段,主要是依靠製造、工業和國際貿易。雙方在過去10-20年都有點卡住,競爭優勢不能永遠靠接代工訂單或是用最好的工程或最低的價格去競爭。雙方都受到來自韓國、中國以及未來東南亞國家的嚴重威脅。

雙方都經歷了快速的城市化,現在房價都很高,而且薪資停滯、物價高昂,債務比重增加,未來要償還債務的新一代出生率卻都是世界倒數。

雙方都偏好有一個共同種族身份、比較不歡迎移民、特別是那些被認為比較未開發的國家。在許多方來說,我們越往內看,越不歡迎外部的多元性,不管是其他語言、文化、種族、國籍或觀點,我們就越少機會受到啟發、出現火花或是改變,這是一個日本、韓國、台灣和其他許多國家很快就會面臨的問題。我們在未來幾年,要如何改變我們對於移民和我們是誰的觀點?

我們喜歡日本,而從外人的角度看,我們驚嘆也羨慕他們的進步、專注和開發程度。同時,旅行所帶來最棒的價值,是能有一個看看別人然後反思自己的機會:

在未來的5到10年,我們該如何思考和面對日本現在正面臨的經濟和社會挑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