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天,吃個飯吧!」

農曆七月中元節,人們普渡已逝親人、冤親債主。

每年一度的同學會也像中元節,出自於對青春的追念;曾經稱兄道弟卻不相見的死黨、轟轟烈烈的班對最後卻勞燕分飛,該度化的愛恨情仇在這天總被攤開。

但分分合合的老梗總是讓大家意興闌珊,後來也就幾年才更新一次近況。直到各種社群網站發明,人們對於同學會的依賴降低,可冤親債主卻不定時突然浮出水面。

「改天吃個飯吧!」多年不見的A在臉書上捎了訊息。
「好啊,改天」,Z等了好幾天才回答。
一般人客套的「改天」,放在曾經那麼親近的他們身上,很殘酷。

這天,一改好幾年。

小酒館盡頭的L型座位,恰巧容下三個人。

A和Z見面了,他們倆曾經無話不說。

但現在話題只能尷尬的圍繞在工作、生活上,打開手機互相將自己孩子的照片交換給對方看,又或者提醒對方U2老了,而Coldplay的歌迷大都已經過了三十歲。

Z心知肚明,來瓶紅酒催進度,等待A發問。

「所以你遇見B了嗎?」A終於切入重點。酒是拉近彼此距離的良方。
「ㄟ…」Z答,「你不就是在臉書上找到我的嗎?」搜尋一下,手機螢幕裡的照片B和孩子笑容燦爛。

A看著照片了好久,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