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獲科技報橘科技報橘授權刊登,原文出處

BO 導讀:

據新聞報導,4 月 4 日台中一位獨自帶著嬰兒的媽媽,在上了公車之後不料嬰兒卻開始失控大哭,無論媽媽怎麼安撫都沒有用。而這時旁邊卻有一位男子對他說:「小姐可以請你下車嗎?」場面一陣尷尬,那位媽媽也非常無奈,只好下車。

此舉引發網友連日論爭,到底大眾運輸空間上小孩的哭鬧聲是能不能被容許的?有網友痛批男子簡直沒同理心,難怪台灣少子化嚴重,沒人敢生小孩。但也有人大讚男子行為,認為知道自己小孩會吵還敢上公車,影響其他乘客權益。

台灣的大眾運輸工具一直瀰漫著一股「正義魔人」的傲慢。無論是捷運或是公車,都有著刻意建構出來「有秩序、好棒棒」的空間文化,尤其以捷運最為明顯。捷運上不能飲食、不能喧嘩、要輕聲細語、手扶梯要靠右手邊、博愛座不能坐⋯等等。只要破壞了這些秩序的人,就會被冷眼相待,甚至惡言相向、逐出這個空間。公車上亦然,雖然不像捷運上有嚴謹的秩序,但仍然充斥著正義魔人到處伸張正義。

但是大家似乎都忘了,大眾運輸系統的空間是有著公共性的。意思就是,雖然「正義魔人」們希望它是一個守秩序、安靜高品質的運輸工具,但它仍然有外部性,使用者必須要承擔這個公共空間帶來的一些不便、失序以及汙染。你有繳稅有付錢可以搭,相同的,別人一樣有付出。正義魔人一兩個也就算了,但為什麼社會大眾似乎陷入一種瘋狂的魔人狀態呢?

我們從博愛座的例子來看,大家都知道博愛座的設立是給「需要的人」。但卻被框架限制只能給「老人、孕婦、殘障」,甚至不包括老弱婦孺的小孩。只有那些外表上、生理上「被定義」成有有需要的人才有「資格」去坐。雖然經過媒體、社群網路長期糾正與教育,希望讓博愛座回歸它的本意。但社會大眾依然在公共運輸系統的空間裡死守這個「定義」,為此甚至爆發了許多爭議與衝突,卻仍未動搖「博愛座」的地位。

進一步來說,無論是捷運、公車,雖然名為「大眾運輸工具」,但卻有深深的階級性隱含在其中。你要使用它,沒問題,但要守秩序、要整潔、要安靜,因為這是一個有品質的空間。因為它被定義成高品質的、有條理的,所以這樣的捷運、公車文化,更是一種「台灣之光」。和其他國家大眾運輸系統的雜亂、失序相比之下——而這個次等的想像通常都是中國或是開發中國家的地鐵,更是能夠可以形塑一種台灣的認同感。

嬰哭鬧媽被趕下車》正義魔人的背後根本不是正義,而是自私與不包容
台灣乾淨、有秩序的大眾運輸系統,其實更形塑了「台灣認同感」(圖片來源:li-penny@Flickr,CC BY 2.0)

然而這樣的「認同感」、秩序,卻是剝奪了其他社群和階級使用的權利。一個全身沾滿泥沙的工人不會出現在捷運、公車上,因為他破壞了這個空間的整潔。一個獨自帶小孩的媽媽不能出現在公車、捷運上,因為小孩的哭鬧聲會引起其他乘客的反感,破壞了這個空間的秩序。捷運、公車上可以允許自行車(即使輪胎可能沾著泥沙),是因為自行車已經成為一種「樂活」、「環保」、「高品質」的城市生活。

這樣的空間是非常具有階級性的,我們更可以說,這樣的大眾運輸文化所形塑的「台灣認同感」,只是屬於特定階級的認同感。因為嬰兒的哭鬧聲而將一位母親趕下車的行為,是非常令人不齒,且完全沒有同理心的。如果我們的大眾運輸系統、認同感必須要建立在這種排他的行為之上。那我想問的是,這樣的「台灣」,是誰的台灣?包括那些無法被包容在「秩序」中的人嗎?

然而這樣的情況,如果把被視為是弱勢的媽媽,換做是一個高壯、陽剛、甚至刺龍刺鳳的男性大聲講電話呢?這樣的正義魔人還敢出言將他趕下車嗎?我想不會的,所以這樣的空間不只是具有階級性,更是具有性別、權力之間的關係。正義魔人說穿了不過就只是欺善怕惡的小孬孬而已。

因此,我們必須要好好檢討,大眾運輸系統不該是一個壓迫其他人的空間,還給它屬於它本身原有的公共性。身為使用者的人們,都要避免成為「正義魔人」,或甚至是助長這股歪風的推手。沈默不是中立,只是助紂為虐罷了。

作者簡介_科技報橘

TechOrange,專門追蹤全球網路產業的科技網誌。提供網路創業者、行銷人員、媒體人員關於網路的資訊與知識是我們的任務。文章輕薄短小,吸收科技新知沒負擔,每天大概花吃顆橘子的時間來瀏覽就夠了。

「科技報橘」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