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民調接近死亡交叉六都墊底,到出走的局處長可以組成球隊,這兩件事情來看,我們可以看到,一個人終究是人,不可能成神。

日前看到跌落神壇的柯文哲一則新聞報導,其實一點也不意外。(新聞連結如下:網友也看不下去? 柯P從網路世界摔下神壇

雖然不免讓人訝異,中途「落跑」選總統的朱市長,滿意度竟然不是最後。但柯的墊底可以看出,即使有許多粉絲護航,居住在有效選票內的人,到底有多少?值得探討。

但柯的墊底,似乎也有跡可循,從上任以後,五大弊案到五大怪案,到最後兩案,然後流於無解的炒作話題嘴砲大作戰。再從瓶蓋工廠、社子島開發、廣慈博愛開發,以及沒有配套的紅線到處畫、停車格收費、再到現在的機車格全面收費規劃、公車漲票價、捷運優惠取消,不知道是要推大眾交通工具,還是要大家使用私人交通工具的互相打臉政策。

在不知不覺當中,那個傾聽民意的柯文哲不見了,留下來的,只有視而不見的傲慢。
大家原本喜愛的白色力量,素人參政,如今也開始考慮組織白色協會,讓人不禁還疑,到底白色力量的定義是不是算是政黨?難道集結自己人沒有登記政黨,就不算是政黨嗎?(編按:為連任?520後柯P擬成立白色力量協會

我想一個人的成長環境,或許真的會影響一個人的處世態度,因為看見這些荒腔走板的政策,讓人想問:「到底柯文哲聽見了我們什麼?」然而,柯文哲的檢討,除了「努力,還能怎麼辦?」、「罄竹難書」以外,沒有別的結論,讓人不知道,到底所謂反省?是在反省什麼?難道天災來臨的時候,還能說一句,「就在改善了啊!還能怎麼辦?」

更扯的是,柯文哲竟然還在自問,「我當醫生是世界上最頂尖的醫生,可是當市長怎麼天天被罵?」,不難看出,他還在沉迷醫生的光環。捍衛民主自由的鄭南榕曾說過,「我是第一流的思想家,為什麼要做第三流的工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