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前總統吳登盛,卸任隔天,也是4/1愚人節當天,低調剃度出家了,但這並不是個玩笑。

雖然在3/31日曾看到新聞稿,但出家寺院的地點時間都保密,日昨終於在為緬甸高僧擔任翻譯工作的好友臉書上,看到披著袈裟的前總統的相片,心裡還是五味雜陳。

「他到底是誰?」

一個帶領緬甸走向更好的總統,為什麼他卸任隔天立刻低調出家?
TheinSein Ordained(圖片來源:May Yuya Paing臉書)

當年他脫下草綠色的軍服,換上傳統緬甸的沙龍,原本是軍方安排的傀儡,沒想到棋子卻有了自己的想法,成了假戲真做的總統,將緬甸帶到不可逆的民主改革道路上,如今脫下沙龍,穿上了橘紅色的袈裟。他究竟和我們一樣,在人生的道路上一邊走一邊學習一邊改變,好像舞台上的演員,總在努力進入不同的角色,還是從頭到尾,吳登盛其實就是個穿著軍服的和尚,只是我們沒看出來而已?

「到底重要的是宗教信仰,還是宗教情操? 」作為一個NGO工作者,無可避免會與不同宗教背景的NGO組織交手,這是揮之不去的內在激辯。

從2007年吳登盛在公民社會懷疑的眼光中走馬上任緬甸總理開始,一直到2016年以總統之姿下任為止,緬甸無疑的已經變成一個比原本更好的地方,這是即使最嚴苛的批評家也無法否認的事實。

但是背後支撐他這麼做的動力,跟他一直自詡為虔誠的佛教徒有沒有直接的關係?如果今天,他是緬甸這個國家為數不少的基督徒,伊斯蘭教徒,或是天主徒呢?唯一可以確定的是,他一定不可能有機會被軍方賦予這個職務,所有的一切改革,也都不會發生。

在工作上,我也看到世界上許多努力讓這個世界變成一個比較美好的地方,他們的動力並不見得是宗教信仰,而是宗教情操。

我不知道支持著吳登盛的力量是什麼,或者他為什麼選擇在卸任隔日就出家,但是我相信一個能夠讓世界變得更美麗的人,或許可以沒有宗教信仰,卻不能沒有高尚的宗教情操。反言之,一個擁有堅定宗教信仰的人,也可能因為缺乏宗教情操,而成為一個很糟的、盲信的教徒。就像一個虔誠基督徒的公益律師Bob Goff在《Love Does(中文譯名:為自己的人生做點事)》這本書第十四章裡說的:

如果你去問一千個不肯跟宗教沾上邊的人,為什麼不碰宗教呢?他們會說出各種各樣不喜歡宗教的理由,可是我懷疑他們所描述的根本不是真正的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