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九月,離賽季結束只剩下四天,國民隊與馬林魚隊的四連戰第三場,我飛到邁阿密,採訪復活的王。

那是我跟王的第一次接觸,像個小女孩一樣興奮得直轉圈圈。王不像一些前輩說的那麼難搞,反而很盡力的配合我們的採訪與拍攝。

那一年我對著王建民大喊…

回國後,滿心期待,隔年可以再看到當年洋基ACE的身手,可惜盼到的,不是過去動輒94 mile的伸卡球,而是一隻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無尾熊。

2013年,世界棒球經典賽,台灣隊首次打進八強,前進東京。

對日本那一戰,王扛起先發重任。東京巨蛋滿場的日本球迷,震天般的吶喊,加上第八棒稻葉篤紀上場打擊時全場一起跳的「稻葉Jump」,絲毫沒有震攝到我們的王牌。

七局的投球,王面無表情,像在射飛刀似的,嗖、嗖、嗖,冷冷的一球球的飆過去。就算有人上壘,他還是冰冷的像把刀一樣,凍結住整個東京巨蛋。

沒有一個球迷忘得了那場比賽。九局上,那該死的最後一個出局數就是拿不下來,最後,日本隊一分逆轉。

隔天,距離對古巴之戰開打前一小時,我跑到左外野觀眾席,往下對著正在做賽前練習接高飛球的王大喊:「建民!你還記得我嗎?商業周刊記者林俊劭!幫你做過封面故事的那一個!」

因為我喊得超大聲,驚動了球場的保安,他們慢慢走過來。我心想王如果不理我,我應該就會被當成瘋子趕出去吧。幸好他很快就轉過頭來,看著我,笑著說:「記得啊,ㄟ,你怎麼在上面?」

那一年我對著王建民大喊…

嗯,因為,我是要來採訪你的。因為,我們是財經媒體,沒有體育記者證,進不了休息室。因為,前一天,你再次讓全台灣沸騰!中日大戰前,你全心備戰,我們不敢打擾;中日戰後,我試著透過經紀人再次約訪,得到的答案是:「輸球後不是個好時機,氣氛不對,且想訪建民的人太多,除非他點頭,否則這次恐怕不方便,」但我實在太想要你了,為了突破,只好出此下策,從一壘側邊直奔左外野觀眾席,趁你在練習時突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