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刑房」,對某些人來說意義竟然相近,宜安(化名)便生長在這樣一個家庭。

宜安的父親年輕時創了個公司,她的母親也幫忙管理,事業發展穩健,父母都非常忙碌,平常偶爾口角,日子倒也過得去。後來,中國經濟開放吸引投資,似乎機會大好。宜安的父親背負著「給家人更富裕生活」的責任感,到中國開分公司,所有轉折都發生在那一刻。

最記得父母,是吵架的樣子

宜安的母親徹底反對丈夫到中國工作,把她和孩子留在台灣。那時父母吵架的樣子,宜安到現在還記得清清楚楚:「我抱著妹妹躲在床上,我們把頭埋在被子裡壓著聲音哭,很無助。」

但父親還是決意到中國發展,而母親卻常情緒不穩定。「媽媽覺得爸爸在中國有外遇、養別的女人…而她卻沒有朋友可以說話,只能對我們小孩抒發對丈夫的不滿、委曲。爸爸只要回台灣,媽媽總會和他大吵,父親也就更少回台灣。」

到國中畢業的時候,宜安再也忍受不了這個像是刑房一樣的家,不顧媽媽反對,她去了加拿大讀書。「我到加拿大後,每天都會打電話把學校的事告訴媽媽,但媽媽並不關心我的生活,接到電話就是痛罵。」

感情和家庭,怎麼拿捏掌握是「大哉問」

宜安和妹妹一直活在媽媽言語暴力的陰影裡:「媽媽一次又一次跟我們說爸爸去養女人,爸爸不愛我們了。等我長大有男朋友了,媽媽還是會警告我千萬不要相信男人,他們都會把妳的錢拿去養其他的女人。我媽甚至還鼓勵我去整形。不知道聽她說過多少次,要漂亮才留得住男人…」

當年,父親似乎只是做了個事業選擇,但其實最後演變成一個家庭的災難。很長一段時間,宜安都還活在過去的陰影之下。

「但矛盾的是,我自己卻常常愛上忙著工作沒空理我的人。我似乎繼承了媽媽的不安全感,下意識地尋找一個和爸爸有相似特質的人來填補過去的空缺、失落。」

她漸漸能了解父母那一輩,許多人因為自幼環境貧困,對於成就的唯一定義就是有錢,設定人生目標的方式就是賺錢,身為一個有「責任感」的男人,給家人的關愛就是全力賺錢。父親當時就深信,犧牲與辛苦地為家人賺錢,是他表達愛的最好方式。

事實上,在爸爸赴中國投資時,家裡當時並不窮。後來確實也更有錢,還讓宜安有錢逃到外國讀書。但是,如果家人之間多一些陪伴相處、體諒關愛,即使少一些財富,會不會過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