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向以來,我都常常在扮演「張老師」這樣的角色。不管在實際生活或是網路上,總會聽到很多不同朋友各類的疑難雜症。有些幫得上忙,有些實在愛莫能助。

聽多了,我發現需要找「傾聽者」的,倒有兩種截然不同的類型。一種是真的在某個迷惘的境地需要第三者客觀的分析。但也有一種,他們純粹只是想找人抱怨一番。講講老闆多壞、情人多爛、父母家人老公老婆對自己多不理解、生活重擔多重、經濟政策多爛、社會多不公平之類。而這類朋友比較讓我頭痛之處在於,不管我給予客觀上多好的選擇,通常對方都不會真的接受。罵歸罵、氣歸氣、悲情歸悲情,發洩完後還是又回去原本的生活繼續下去。真能屈服也罷,通常是沒多久,這抱怨戲碼又周而復始的上演一遍。

雖然我自己不免俗,偶爾也會跟朋友發發牢騷,談談生活或工作傷腦筋之處。但我其實非常不習慣跟別人抱怨人生。因為我總覺得,除非那些負面的經歷能對別人有什麼啟發,否則單純的埋怨似乎是沒有任何意義的。人生的問題,自己始終要負大部份的責任。會讓自己落入某個卡住的境地,追本溯源都跟自身的過去脫不了關係 → 要不是自己之前做了錯誤的決擇,要不就是自己在該有抉擇時選擇了不作為。

若當事人願意面對,那事情多半還有改善的空間。只可惜大部分人,老喜歡把這類問題推到外在因素上(如社會、伴侶、親人、或是老闆)。這就讓問題越來越惡化下去。等到哪天承受不了,一下衝動的做了決定(如離職、離婚、離家出走),反而自己會因為這種不理性的動作失去變動上的余餘。畢竟如果非得靠離婚、離職、或是離家出走來解決問題,那幹嘛不更早籌畫好、平靜且穩當的做?非要等哪天氣衝上頭,才毫不思索的胡亂執行呢?

我總覺得,人生大事在決策前該多方想清楚。要執行或是不要執行,都需要有非常強大、且理性的「理由」去支撐。無論是升學、轉職、進修、搬家、結婚、買房子、或是生小孩這類議題都是如此。畢竟這類議題對自己後續的人生影響力很高,所以不管如何,都得根據「自己的狀況」與價值觀去思考。找出支持或是反對的客觀理由。

在這樣的方式下。如果結果好,做對了,人自然沒什麼好抱怨的。但若結果不好,畢竟一開始在決策時,已經是認真的做了思考。無論是因為當初有什麼訊息不知道,或是自己知識不充分,或是預估太樂觀,這些通常都是可歸咎於自己的問題 → 能責怪的也就是自己怎麼當時沒想周延。那既然是自己的問題,自然也沒什麼好跟別人嘮叨的抱怨不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