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訊工程系畢業的柯朝元,三年多前從農後,便運用他熟悉的網路與消費者溝通,成立粉絲團分享芋頭耕種的點滴;加上「不想將農產收成後的命運交給老天爺」的念頭,更讓他打破傳統農銷模式,推出網路預購制,創造出供需雙贏。

大甲芋上網  和消費者預約相遇

沒有經驗的人,第一次踏進種芋頭的水田時,總是會被嚇一跳;一個不小心,可能整條小腿都陷了進去,連往前跨步都很吃力。

芋頭的根系比水稻還要深,田間工作往往讓人吃足苦頭;更甚者,機具在種植過程中完全使不上力,即便先前已經有過經驗,但是第一年全職投入時,柯朝元還是叫苦連天。不管是採苗、種苗,還是補苗、除草、採收,每個過程都得不斷彎腰,好似要用肉體上的磨練,逼著農友向土地學習更謙卑。

三年多後的現在,柯朝元的身體已經習慣田裡的節奏了,種出的芋頭,也很快在網路上打出名號,為他贏得全國百大青農的肯定。「如果要說有什麼美中不足之處,大概就是還沒從彎腰過程中練出六塊肌來!」柯朝元的玩笑話中,有著年輕人「把吃苦當吃補」的豁達。

濱海的台中大甲是台灣芋頭的重要產區,最大宗的品種是檳榔心芋,棗紅色紋路遍布白肉裡,神似檳榔果實剖面。剛邁入而立之年的柯朝元,種的就是這種口感綿密、香氣濃郁的檳榔心芋。為此,他在網路上打出「大甲香芋」的品牌,一來主打香氣特徵,二來也寓有和有緣網友「相遇」之意。

大甲芋上網  和消費者預約相遇

柯朝元會從網路起家並非偶然。求學階段,他主修的就是資訊工程,回家接下傳承三代的種芋事業後,自然會想利用電子商務接觸有別於以往的顧客;幾個知名的拍賣網站上,都見得到大甲香芋的帳號;臉書粉絲頁上,柯朝元耐心述說播種、施肥、採收的故事,和網友們互搏感情。

寧求穩定獲利,不要暴起暴落

拓展新通路固然是好事,柯朝元卻有個舉動讓親友們不太能理解:他在芋頭收成的三個月前,就打破傳統推出網路預購,而且定價定得比前一年的市價低。

原來在柯朝元真正成為農夫的前一年,正好芋頭市價衝高,柯朝元卻沒想著「趁勝追擊」,他心裡想著的是:「與其追求偶一為之的高報酬,不如以穩定收益為目標。」

但在這之前,一般的芋頭小農,總習慣把產品收成後的命運交給老天爺決定;沒有人能預期當年度的全國總產量,偏偏大家都希望自己會是那個幸運兒──自家大豐收時,剛好別人都欠收,如此便可能因供需失衡而獲得較好的利潤。

柯朝元認為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一年暴利背後,可能得付出多年賤賣的代價。想到這裡,他寧可放棄賭博般的暴利機會,把預售價格定在既不太高、也不過低的水準,求取穩定獲利就好了。

事實證明,柯朝元的遠見是正確的,預購制實施的頭一年,大甲的芋頭供過於求,產季價格崩跌,但他卻因為及早鎖住合理價格,不受影響。

大甲芋上網  和消費者預約相遇

結合在地農友,重塑大甲意象

第一年,柯朝元在網路上就找到了一百多名預購買家,第二年又再接再勵,爭取到兩百多位買家的支持。一甲地的芋頭,本來要花三個月才賣得完,現在一個月就能搞定。別人看柯朝元,都認為他是擅長運用網路的新生代表率,但對柯朝元來說,經營網站、拍賣平台、粉絲團,都還是其次,將芋頭品質提高、聯合在地農友們打團體戰,才是讓自己能持續走下去的不二法門。

為了更精準的提升工作效率,柯朝元定期將田土送交農改場化驗,了解裡頭缺乏哪些微量元素,做為接下來施肥、土壤改良的依據。收成穩定後,柯朝元也開始研究如何將芋頭再進行加工,製成像是芋頭丸子之類的產品,提高附加價值,並延長賞味期限。「我希望有天大家看見的,不是我曾經拿過什麼獎,而是我做出了高品質的產品,」柯朝元說。

短期、中期的計劃都有了,長期的計劃,則是要將大甲的繽紛樣貌推廣出去。柯朝元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們結合起來,組織了一個雜糧產銷班,互相支援行銷活動、農事勞動,並且交流生產技術和客戶訊息,眾志成城要讓消費者看到,大甲不是只有媽祖而已,還有許多有價值的農產品和鄉土元素。

去年,柯朝元參加了農村再生農村領航獎選拔,榮獲「農.好青」類的農村英雄,並於總統府接受總統表揚,身為農村之光及對農村的深厚情感,近期他和夥伴們加入協助社區長輩翻修老屋的行列,打算在老屋裡陳列上一代的農村生活用具、展售地方農產品,日後更要成為遊客深度體驗大甲文化的基地。雖然此舉看似沒有立即經濟效益,但在柯朝元眼中,卻都可以慢慢深化外人對大甲的整體印象,進而欣賞農民們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