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紛亂了這麼幾天,在一個孩子離世的哀傷中,社會悄悄又出現了幾起傷人事件。直到今天,終於那些指向希望的喊話出現了:「我們是否一起來想想,怎麼讓社會上不要再出現這樣的人。」

我非常認同幾位專家說的,世界各國都有或多或少的無差別殺人事件,我們無法天真地以為這種現象可以完全消失,但如何讓這頻率可以降低至大家能夠重新對社會感到安全的數字,卻是我們每個人可以一起努力的。

首先,我想回應最近社會討論的幾個「關鍵字」:失業、啃老、上癮、精神障礙。

第一個問題:失業者的比例占殺人事件中的三成,是否代表失業問題很嚴重?

通常,失業的心理狀態大約有兩種:其一,是我找不到工作。其二,是我找不到「喜歡」的工作。然而,當大家談到失業率問題時,第一個想到的是,去檢視社會上提供了多少就業機會、政府是否提升人民的就業知能…這是為了解決第一種心態的問題。然而第二種心態卻告訴我們,人有自我期待和要求,而且當你無法達成目標時,會形成一種內在的挫折感(也就是負面壓力),當這種負壓到達心理無法負荷的程度時,負面情緒因應而生。

其實,這些問題不只發生在「失業」這件事情上,離婚、親人過世…都是人們心理壓力來源的前幾名。這些壓力來源的共通性是:讓人們心裡產生焦慮,你得要透過意識到焦慮的存在,才能去做一些行動來降低或舒緩它。比如說,找人聊聊天(說出口的同時,也表示你的壓力願意讓別人來分擔)、運動(壓力變成汗水排出體外)⋯這些所謂「足以把能量對外消耗掉的事情」,也就是「健康的抒壓方式」。

但有些人的抗壓形態並非如此。其中一個原因是,我們忽略了要去面對焦慮我們自身的影響,我們寧願逞強,或是勉勵自己「我其實過得不錯」,而忘了唯有承認自己「過得不好」,才知道要從哪裡下手讓自己「過得更好」。

另外一個原因則是,我們沒有養成用「對外消耗」方式來進行健康抒壓的習慣,我們用一些短暫舒緩的方式讓自己「忘記壓力」,比如說,物質濫用,酗酒、吸毒…但短暫的時間過後,焦慮的能量並沒有解除,仍然停留在心底。久而久之,壓力沒有真正釋放,便在心底累積,爾後逐漸損壞心理功能,形成一種內在的衝動,甚至是對自己或他人的憤怒。

接下來會怎麼樣呢?你會漸漸不想出門,起於「工作不順」的小事,卻讓人逐漸對社會人群失去興趣…加上台灣某些城市地狹人稠,在小空間困久了,人會感到憂慮,想出門也不知道要去哪裡了。生活失去希望和目標,成為一件最可怕的事;倘若我身邊還有親人,他們就成為最直接的出氣和剝削對象。

這就是為什麼,「失業」和「物質濫用」、「啃老」會時常掛鉤在一起,發生在同一個人身上,形成我們一直在討論的「社會邊緣人」問題。但我們卻不知道,你、我,我們每一個人,遇上長久或突發的困境、挫折,都有可能變成如此。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從此刻開始意識到這件事情的重要性,像老年保險一樣,每人付出多一點,為的是我替我們自己的未來、替我們孩子的未來,創造一個可以信賴和居住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