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考試制度的正面特質

我在教育圈裡打滾多年,曾經在澳門、臺灣以及美國受過教育,也在臺灣和美國教書多年。常常有人問我,臺灣的學生和美國的學生有何不同?我都回答:年輕人就是年輕人,他們都有強烈的求知欲望,努力向上,充滿活力和熱情,我的確覺得每個地方的年輕學子都沒有太大不同。

那麼,臺灣和美國教育制度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呢?在這個又小又平的世界裡,特別是臺灣、香港、澳門、中國、日本、韓國等地方,教育都相當普及,也受到非常高度的重視,而且有許多制度和做法都是受到歐洲和美國的影響,六三三的學年制,語文、數學、理化、社會、歷史、地理等科目的類別也是大同小異。

既然如此,同樣的學生、同樣的教育制度,為什麼訓練出來的學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呢?這真是大哉問!一個年輕人的成長受到學校、家庭、社會、傳統等種種因素的影響,能夠對這些因素一一分析,那也真是「大哉答」了。

其實,臺灣培養出來的學生特質有許多正面可取之處,也有負面應該改進的地方,我們不需要把臺灣的教育說得一文不值。年輕人的特質當然大大受到教育過程的影響。但是,家庭、社會、傳統等因素也有責任,不該把帳完全算在教育過程上。到底臺灣教育所培養出來的學生有什麼較為顯著的特質呢?

第一、他們大多數都是非常努力的學生,學校的課業是沉重的,他們花在讀書、寫作業和補習上的時間和精力是大量的,這培養了他們將來在工作上努力、盡力、打拚的精神。我們常常聽到科學園區的工程師們加班、熬夜的故事,也聽到年輕人隻手創業、不休不眠、刻苦耐勞的故事。雖然,過分辛勞是不應該被鼓勵的,但我們培養出來的年輕人是能吃苦耐勞的

第二、他們大多數都是聽從老師、父母、長輩指導的年輕人,老師怎麼教就怎麼做,這也培養他們將來在社會上成為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在工作上恪守崗位,當然我們並不是要他們成為過分聽話的乖乖牌,但是,我認為臺灣一般年輕人的公民教育和職業道德是足以自豪的,從排隊、讓座、禮貌和容讓,或是服從、尊重等,都能看到教育的成果。

第三、考試要考一百分、以第一名畢業,這當然不應該是教育的目標。我們的教育制度難免有過分強調一百分、第一名的缺失,但是,追求卓越是一股值得培養的原動力,不輕易接受第二名,也是值得培養的心態。選舉排第二就是落選,科學發現排第二就只是驗證而已。只要對第一名、一百分有健康正確的定義和觀點,考第一名、考一百分不是一件壞事。

第四、考試制度讓公平公正這個觀念得到認同,大家都會同意我們的考試制度的確是一個公平競爭的制度,也因此讓眾人體會到公平競爭的重要性,養成杜絕旁門左道、相信只有正門沒有後門的做事態度和方法。

努力、奉公守法、力爭上游和重視公平公正,是我們的教育制度為年輕人所培養出的優良特質。

小心!考試制度的負面影響

關於現行考試制度及其導引而形成的教育方法所培養出的年輕人特質,我已經講過幾個正面的特質,接下來也看看有哪些不盡理想的地方。

第一、目前的考試制度將學生的知識視野局限成非常片面和狹窄,知識是相通、相關連的,但是,不考不教的做法硬是切斷了這些關連。我聽過一個例子,國中教三角函數時,老師只教sine(sin)、cosine(cos) 和tangent(tan) 這三個函數,另外三個函數cotangent(cot)、secant(sec)、cosecant(csc),因為不考,所以就不教了。片面和狹窄的知識不但大大減低了功用,更大大減少了追求新知的樂趣,甚至是危險的。

一綱一本的原則只能應用在高中生的學測,到了大學、進了研究所是多綱多本,踏進了社會是無綱無本,而且考試是隨時抽考沒有預警的。在浩瀚的知識裡,只看到孤立的「點」,就容易困陷在微枝末節上,看不到大方向,無法建立開天闢地的格局,套一個功利的說法,也就成不了大名、拿不到諾貝爾獎了。推而廣之,做人做事也難免缺乏宏觀、做大事、立大功的氣魄了。「坐井觀天,曰天小者,非天小也,其所見小也。」這正是孟子說的「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見輿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