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彰化不是只有肉圓,還有一家厲害的⋯⋯

兩年前,一樣是杜鵑花開的三月,一位頗具知名度的中生代名醫到社內座談,他語重心長的談起醫療崩壞之後,台灣醫界的轉型之路。

那時中國醫改列車正啟動,受困於健保的醫界菁英紛紛跨海尋找機會,一時間雖還沒有摸索出「成功模式」,但是大家心裡隱約知道「輸出醫管軟實力」,是台灣醫療走出困局的一條出路。

之後,只要與醫界的朋友聯繫,我總不忘追問:「到底找到成功方程式了沒?」我很想要把拼圖拼起來,卻始終沒有結果。

一直到今年一月初,從北醫李惠利醫院院長許南榮口中聽到「彰基很成功」,七百多天的追蹤,總算有初步的結果。

今年農曆年前,我與副總編輯孫秀惠親自到彰基走一遭,看到這家地理位置、醫療資源相對弱勢的中部醫院,現在不僅成為大陸醫療人員最重要的「培訓基地」,他們還跨海擔任起輔導大陸醫院轉型的「金牌顧問團」。

不瞞大家說,那時候的我,還有點半信半疑,直到我真的到武漢,足足跟了陳秀珠副院長三天,我的心中終於有了答案。

我在武漢-看到彰基團隊的專業、認真、吃苦耐勞,也看到彰基輔導的武漢普仁醫院以及黃石市中心醫院醫院整體軟硬體、環境、醫護態度,在輔導前後呈現出完全不同的風貌。

最重要的是,彰基跨出去之後,醫院的體質還變得更好。

我自己是土生土長的彰化人,連我自己都相當驚訝,別人眼中「台灣中部鄉下」、我的故鄉彰化的一家醫院是怎麼做到?

採訪當中,我自己深刻感覺到,這個團隊,每個人所想的都是「如何讓彰基可以更好?」他們不強調個人,以「助人為先」,把「做生意」擺在後面,結果反而讓版圖越來越大。

「施比受更有福」在這個故事當中得到彰顯。

生命總會找到自己的出路,彰基的故事猶如在醫療崩壞的沙漠中開出的花朵。

經過七百多天的追蹤,我看到有愛跟關懷的灌溉,就算是沙漠也可以開出的美麗花朵。

其實彰化不是只有肉圓,還有一家厲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