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十月,桃園龍潭高中的李冠毅同學在學校發起短講,就學校將課後輔導費直接加在學費三聯單當中,未經過學生同意,形同強迫參加一事,他落成了聲明(節錄):

我們本來早該放學的那一個小時,是莫名其妙「被偷走的」。龍潭高中學費繳交的三聯單中,根本沒有取消參加第八節的可能,也就是說,第八節課是一個搶錢又搶時間的模式,而且犧牲掉自由權利的學生不得不服從這個制度…《國立及台灣省私立高級中學課業輔導實施要點》中明文規定學生自由參加課後輔導,簡言之,強迫學生參加、違反自由原則的學校可能觸犯法律了。

▶ 違法上第八節,還滿口「程序」唬學生?

我和李冠毅約在中壢碰面,請他分享發起「被偷走的一小時」始末,約定時間還沒到,就見到一個背包上綁著抗爭標語黃布條的學生,匆匆進入了店內,我連忙跟上,一問,果然就是本人。

李冠毅告訴我,他一直都知道強迫參加第八節課是違法,但會發起行動,是因為學校其他的事情實在太不合理。他說:「學校為了教務評鑑,在前一個禮拜,突然要求學生在六、七節課做全面打掃,迎接長官;那天,原本我們是上體育課,變成打掃,事情做差不多了,我們看到別班掃完去打球,我們就也去運動,但居然全班被教官刁難,被叫去罰站。」講起這件事,李冠毅的語氣仍有些許激動。

「教官跟我說,別班是有去寫申請單,才可以掃完去打球。可是,打掃的事情,學校是當天早上才通知的,通知的內文也沒說可申請,內幕是,根本沒有申請這件事,是他們班導很兇,教官怕麻煩就通融過!表面上說申請,但如果真能申請,也沒有公開說明程序,都沒講!」

「教官後來把主任找來,那天我跟主任在操場中間講了好久,大家都走了,我們還在吵。主任說,大家都照規定來,你們也要照規定申請,老師都合法做事。我衝著合法二字,開始跟他講第八節課的事情。」

那時李冠毅心想,申請單的事學校要凹就算了,第八節課明顯違法,學校難道都不需要交代?李冠毅決定要行動,喚起學校對這件事的討論,他首先到同學聚集的「靠北龍高」板上,發表關於第八節課的討論文章,著重在自由權、學權、契約關係和特別權力關係的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