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當別人家的小孩在麥當勞嬉戲打鬧時,蕭家的4個小孩卻乖乖待在裡頭背著《三字經》。作者自認為是全天下最好的父親,在教育孩子上,嚴定家規、精準貫徹,背誦國學、堅持傳統,3個子女先後考上北大,值得給現代父母借鏡。

對於孩子的教育,我一貫奉行傳統的方式,我堅信,只有傳統教育,才是最正統、最優秀的教育方式,那些偉大的文學家、思想家、教育家,那些優秀的古人,哪一個不是從小在私塾裡被老師的教鞭鞭笞過,哪一個不是犯了錯便在家中受到嚴厲責罰?

我想讓我的孩子們像古聖人一樣成功,那麼,傳統教育必不可少。

堅持傳統的「儒學教育」並非易事,尤其在多數成功父母高喊著「千萬不能干涉孩子」的現代社會。孩子在我手上的時候,我猶可對他們的言行進行嚴格的控制,但是一旦放到外面去,我始終有些不放心。雖然從出生以來孩子們在家中都很乖巧,但我仍然擔心他們被送進幼稚園之後,容易被其他孩子所同化,如何使自己的孩子成為獨一無二的「國學小家」呢?我狠下心,決定限制孩子們的「自由」。就這樣,我為孩子們建立了一個「家庭私塾」。

上幼稚園歸上幼稚園,我安排的功課不可不完成,每日的檢查不可間斷!現在很多家長會說,孩子們正處在幼兒時期,應該給予孩子更多自由,讓其自由發展天性,教育讀書的事交給幼稚園老師做就好了,別給孩子太大負擔。請恕我對此類說法無法苟同。

幼兒時期,正是孩子性格形成的最關鍵時期,孩子的天性是玩樂,如果父母引導不好,孩子最終只會沉溺玩樂、玩物喪志。我要自己為孩子們開發他們的天性―「讀書」的天性。都說孩子是父母的心頭肉,面對心愛的孩子們,我唯有狠下心,做一個徹頭徹尾的「嚴父」。

「嚴父」必備三條守則:監督、訓斥、懲罰。分派任務、定時監督;完成不好,加以訓斥;訓斥之後,棍棒伺候。這個程式,雷打不動。讀聖人書,才能明道理,放任自流,最後父母只好自己打自己。為了最後不打自己,我唯有現在打孩子。

許多父母大概深有體會,三歲的孩子,正處於「想吃就吃,想睡就睡」的階段,一旦放學,許多孩子們便在家中嬉笑玩樂,想吃零食,想看卡通,想讓父母陪著玩遊戲,想做什麼就做什麼,這恰恰是父母們出現的一大誤區,覺得孩子上了一天學夠辛苦了,孩子還小,就讓他們好好放鬆放鬆。

錯!這些現象在我的家庭裡絕對不允許出現,幼稚園是什麼地方?除了讓孩子學一些基本知識,大部分時間就是讓孩子玩遊戲、放鬆玩樂,孩子在幼稚園裡都「玩」一天了,到了家裡還如此放鬆,萬萬不可。在我孩子們的字典裡,電視、遊戲、娛樂項目、零食等字眼早已被我一概刪除。取而代之的便是我每天為他們分派的「家庭作業」―背誦「課文」。正好讓孩子們養成做家庭作業的習慣,為上小學做一個完美過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