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紅著眼眶,把故事寫完的…

「寧寧,我很喜歡這次王樂怡的故事,好感動人心…」

星期二下午,手機上出現這則line,是一位年營收台幣百億元的四十歲企業第二代傳來的,他有三個孩子,二子一女。

「我是一個有女兒的人,我可以深深體會那種感受…」他說。

「你王伯元女兒那篇採訪,很touching and inspiring。」一位金控副總這樣line我。

我告訴他們,我是紅著眼眶,把這個故事寫完的。

在採訪她之前,完全無法想像,這會是一個怎樣的採訪。

她是亞洲私募基金女王王樂怡,她中風,不能說話,只能眨眼睛。

我和同事和懋,在採訪前,模擬了採訪情境,「問題不能太難答」、「要把情境寫清楚,讓她可以很簡單回答」,我們想像,她得一個字母一個字母,用眼皮眨出她的答案,會很辛苦,所以,問題要長一點,讓她可以簡單回答就好,最後,我列了廿二問題,兩天前傳給人在香港的她。

採訪那天,一到寒舍艾美交誼廳的採訪現場,秘書Ellen就把她回答好的QA稿給我,第一次在採訪前,就拿到完整的QA稿。

沒多久,年輕的外國女看護推著坐在輪椅的她出現了,她綁著馬尾,戴著珍珠耳環,臉上化了很精緻的妝,還擦上銀色亮粉,脖子繫著白點淺灰色小絲巾。她表情嚴肅,看不出心情如何,我遞上名片,她看了一眼,想到她沒辦法伸手拿名片,我又悄悄把名片收了起來。

「your name card」,突然,看護拿著她的名片給我,換回那張被我收起來的名片。

Ellen告訴我,她要我們按照正式採訪的程序,一問一答,走完全程;於是,拿著寫好的稿子,我們問,看護回答……。

我臨時問她一個題綱裡沒有的問題:「先生說過那句話讓妳最感動?」,「A .E.I.O.U…」看護和她四目對望,開始「對話」,王樂怡或眨眼,或輕輕搖頭,花了兩、三分鐘,「I will never leave you。」當看護說出另一半的這句話,王樂怡眼淚流了下來。

這是她在採訪中第一次哭泣,陪在旁邊的父親、怡和創投董事長王伯元立刻拍拍她的肩膀,輕聲安慰她;問到另一半,她流淚,問到爸爸,她更是「啊啊啊」的嚎啕大哭,他們,都是她生命中的兩根支柱,在她生病的六年來,給她活下去的勇氣。

我恍然大悟,交換名片、一問一答,這些都是正式採訪時,要做的事;她堅持每一個流程,都不能省略,因為,她要努力地跟上帝要回那個生病前的自己,也要讓愛她的人知道:「我要把你們的愛,活出來」。

我是紅著眼眶,把故事寫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