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許多老師和我談起他們的教學現場,讓他們非常憂心:「自我放棄、完全不學習的學生愈來愈多了⋯」

當學生自主選擇不配合⋯

「我們小時候習以為常的上課規範,現在的學生的態度是:不見得有配合的必要,他們會『選擇性』是否遵從你的指令。」李老師描述他上課的狀況:「某一堂課,我設計了個競賽遊戲式的活動進行教學。把規則講完後,有1/3的學生嚷嚷抱怨:不好玩,不想玩––雖然只是消極不配合,就足以拖慢整個教學效率。」

「例如,有個學生在班上被排斥,其他學生都不要和他一組,他也情願自己一組,我又要花時間和他們溝通、排除狀況。到最後,小組分好,10分鐘已經去掉了。」

一部分學生繼續維持不配合態度:「每組可能有一兩個有在想我提的問題,其他幾個聊他們的天,鬧哄哄,甚至拿出紙牌來打。」

到了下課前10分鐘,「常有同學就開始鬧,要我提早下課讓他們去打球,如果是第四節課,學生還會說喊餓,要我提早下課吃飯。」

當老師被迫選擇放任

另一位吳老師描述另一個相似的畫面:「我已經屢次和學生警告:不要去動電腦和麥克風。但某一天,我剛好比較累,一個學生又跑去動電腦,拿起麥克風啦啦啦假裝唱歌。我拿了一枝木尺,打了他的手心,然後要他去保健室擦藥。到了下午,全校都知道我打學生了。」

校長約談吳老師,強調:「教育是服務業,我們是要服務,不能打小孩;現在絕對不能體罰。」當吳老師問一位主任:「那我要用什麼樣的方法?」主任說:「什麼方法都可以試,只是不能體罰,體罰會被革職,考績打丁等,你會被提告。」

吳老師說:「有的老師裝得很兇,讓學生嚇到不敢作聲––反正不動手就好了。另一種老師是很放任,不理學生有沒有聽,也不管學生有沒有學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