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稅的問題非常熱鬧!新政府即將上台,有人要求加稅,有人要求減稅,而要加稅與減稅者,顯然是屬於非常不一樣的群體與階級,某個角度而言這是一個不同階級之間的隱形內戰,也是不同世代間的拉扯。新政府要調高遺贈稅值得肯定,但也別只靠這招混過去─別忘了資本利得稅的證所稅。

在總統大選前,民進黨釋出的政策訊息是:要調升遺贈稅、營業稅;而外界也擔心民進黨會對股市加稅─不論是以證所稅名義或是證交稅。大選後,總統當選人蔡英文與工商界會面時,業界最擔心的也是稅─不僅擔心加稅,甚至力陳經濟不佳,新政府應考慮減稅

不過,對加減稅的問題,蔡英文接受媒體專訪的說法顯示,大概可確定:遺贈稅率由10%調高到20%;營業稅則不動。而林全在確定出任行政院長後也說「證所稅在可見未來,沒課徵可能」,民進黨不會重蹈馬政府動股市稅的政治後果,可說非常確定。

那些企業家與富人看到遺贈稅要調高,心頭肯定不爽,類似「資金外移」的恐嚇必然又要出籠;但看到證所稅「沒課徵可能」,公民團體也不爽,馬上對林全打槍。

顯然加減稅這檔事是挺難的,總是「順了姑意逆了嫂意」。不過,遺贈稅該調升以校正馬政府過去錯誤的政策,當無疑義。

台灣過去的遺贈稅最高稅率為50%,免稅額為779萬─高稅率確實容易造成富人避稅、逃稅誘因。2004年去世的霖園(國泰人壽)集團創辦人蔡萬霖,貴為台灣首富,富比世估計其財富為46億美元,依照這個數字繳交的遺產稅多可到700多億,少一點也該有400億元左右,結果最後繳交的遺產稅只有5億元左右,堪稱是「避稅有方」的典範。

因此馬政府在2008年上台後第1個重大政策改革,就是大幅降低遺贈稅,其理由是富人不必避稅可吸引資金回台,帶動經濟,最後稅收反而可增加。因此馬政府一口氣把遺贈稅最高50%的稅率降到10%,免稅額也由779萬元提高為1,200萬元、贈與稅免稅額由原本的111萬元提高為220萬元。

過去年每年徵收到的遺贈稅大概在250-300億元左右,降稅後每年收到的遺贈稅大概在250億元上,表面上遺贈稅收數字變化不大。但事實上財政部遺贈稅統計數字顯現的是其「入帳時間」,非發生時間,分析每年遺贈稅內涵,結果是每年以10%稅率繳交的遺贈稅只有百億多元,較舊稅率時代幾乎腰斬,降稅率可增加稅收說法,明顯是被打臉了。

幾個案例也可看出稅率大降的影響。台塑創辦人王永慶去世時適用舊稅率,國稅局核准的遺產是526億,遺產稅119億;幾年後王永在去世,適用10%新稅率,國稅局核准的遺產778億,繳交的遺產稅是40億元。中信金董事長辜濂松的遺產約200億元左右,遺產稅大概為20億元。馬政府的「德政」幫許多富人與企業家大幅節稅,其效益該是無庸懷疑。

但對國內經濟與投資的助益,這幾年台灣的經濟與投資難有起色,只有房地產投標一支獨秀,因此所謂對國家經濟的效益,大概也沒有什麼可吹噓。

遺產稅的性質屬「機會稅」,提高遺贈稅真正的意義不在為政府增加多少稅收─雖然這點也很重要─其更重要的是其社會意義。對一個健康的民主與資本主義社會而言,較高的社會流動率,是健全社會的重要基礎。但過低的遺產稅率則破壞這種流動、造就更大的不公,讓社會流動降低、更多的「靠爸族」繼續掌控社會的財富、資源、權力。

因此,遺贈稅率當然該提高,至於該提高到什麼程度,學者的研究是50%才能維持健康的社會流動;民進黨選前釋出的數字則是25%,國內部份學者則認為至少應到30%。最後蔡英文說出的20%,顯然是政治上的妥協。

至於營業稅率是否要提高,蔡英文說考慮到經濟情勢而不提高。不過,相較先進國家,台灣的營業稅率確定較低,許多國家都在10-20%左右(食物及基本民生用品可能較低),台灣確定有提升空間。不過,鑑於如日本提高消費稅引發的經濟下挫,台灣的經濟情勢與社會氛圍,就算經濟好轉,大概也沒政客敢喊提高營業稅吧!

不過,在調高遺贈稅率之餘,如果民進黨新政府真有意改善貧富差距擴大問題,資本利得稅課徵問題─主要就是證所稅,終究是要解決。如果只看政府的所得五等分的資料,台灣貧富差距未惡化,但看更細的資料,則可看出惡化情況相當讓人驚悚。

根據中研院士朱敬一的研究顯示,從1980年到2013年,前10%高所得者取得的所得總額,占全體總額的比例,由23.43%上升到36.39%,前1%高所得者取得的所得總額占比,則由6.03%上升到10.68%,前0.01%超高所得者所得比,更由0.68%上升到1.68%。而由所得來源看,台灣前20%高所得者的所得來源中,75.9%來自薪資所得,21.4%來自資本所得;前1%高所得者變為52.9%來自薪資、43.0%來自資本所得;到前0.01%高所得者則變為13.8%來自薪資,83.8%的所得來自資本所得。

這些數字說明兩件事,第一是所得惡化嚴重,且是向極高所得端集中;第二,越是所得金字塔尖端者,來自資本所得的比重越高;如果放過資本利得稅,大概就是鼓勵貧富差距繼續惡化、向極高端所得者集中。

因此,民進黨新政府要改善貧富差距、縮小社會不公,提高遺贈稅率是該作、該支持,但也不能僅靠這個濛混,別忘了漏了一大塊的資本利得稅(證所稅),更別想再把股利所得抵扣減半恢復為百分之百。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