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戀情總容易失敗。

因為在那時候,我們近乎執著的渴求著要獲得對方的全部。就算不能獲得全部,我們也希望最少得到他完整的心。

得到心的期待並不奇怪,但年少的我們,卻往往堅持雙邊的付出必須要對等。是那種會細細地放在精密天平上量測的程度。

「我每天都等著你補習回家好一起聊天啊!為何你才聊十分鐘就想去忙自己的事情了?我們對於這段戀情的期待是不是不一樣?為何你能讓考試比我更重要?」

「為了想跟你一起度過浪漫的跨年煙火,我可是期待的從昨晚就睡不著了呢?但為何你卻一點都沒有興奮的感覺呢?居然說只是因為我想來你才來的?」

「我可一直記得我們的每個紀念日,每次也都希望能為你帶來驚喜。但為何你會不把這些日子牢牢記好呢?你真的有重視我嗎?」

「你還記得我在你之前生日時為你準備了甚麼嗎?那可是我打工三個月薪水買來的呢,為何我的生日禮物這麼草率呢?你完全不能猜到我想要甚麼嗎?我當時為了你餐餐吃泡麵不是很不值嗎?」

簡而言之,所有的「為了你」其實背後從來不純粹的是為了你。

那些付出的背後,隱而未彰顯的是一種無聲的、但強大的、飢渴的對於對等補償的虎視眈眈。那一切自以為是的付出與努力,永遠都是用力過度、永遠在舉動背後有著沒有明言的交換。

也因為對方總是搞不懂我們期待想獲取什麼交換,所以戀愛的天平始終不平衡。我們生悶氣為何對方不懂。我們抱怨為何對方不解風情(或是不重視自己)。我們咆嘯、我們生氣、我們要求,只是讓對方不解、讓對方辯解:「我沒有不重視你,我只是用著另一種方式在回應罷了」、讓對方疲累、並讓對方挫折。

隨著時間拉長,兩人的相處中,美麗的部分越來越少,互相精算以及討價還價,是唯一留下的記憶。

等到再長大了一點才理解:所謂喜歡,那其實應該是很純粹、很個人的行動。

喜歡一個人,其實不用把自己的心交出去,也不用孜孜念念想得到別人的心。喜歡的情緒,只是讓我們純粹的想做某些服務與體貼,但這些想做的服務與體貼是順手的,不會讓自己不平衡。其中沒有目的、沒有渴求、沒有回報的交換與算計。單純只是因為做這些事情讓自己覺得愉悅。

也因此,我們學習不再【過度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