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進會議室,她友善地叫我的英文名字,我大吃一驚。

這裡是北京,我陪客戶來一家著名的大陸企業開會,這個年輕的女孩是其中一位經理。

在中國大陸很少人會用英文互稱,除非是外商,糟糕的是我把她給忘了,連上次開會情況都記不得,實在很不禮貌。

開會時由於我不是主角,於是趕快用手機搜尋一下她的資料,找了很久終於找到。她是台灣人,學經歷都很優秀,我偷偷的望了一眼她專注的眼神。

自始至終我們都沒有再講話,但她令我難忘,我沒有料到台灣人會加入一家世界級的大陸企業。

隔天我拜訪一家著名的大陸國企,去年我在那兒遇到一位年輕人,他是美籍台灣人,擔任特別助理,這次沒有看到,他們告訴我他已離職了,開了一家咖啡廳。

兩天後我到深圳,發生了一件有趣的事。

一大早我下樓用早餐,在酒店電梯裡碰到幾個西裝筆挺的年輕人,聽他們交談的口音應該來自台灣。

「你先去check-out,我在會議廳那裡等你們。」

我是一個工作狂,但當時時間是早上七點一刻,這些人也未免太拚了吧,我不禁好奇這是哪家鐵血外商公司。

吃完早餐我特別去會議樓層查了一下,原來是一家台灣銀行,到這裡來舉辦分行開幕儀式。

當天下午我趕到香港,和一位台灣朋友見面,他年齡不大,但經驗豐富,在一家大陸金融機構服務,負責商品銷售,我問他台灣和大陸客戶的比例。

「99%都是大陸客人,台灣市場太小了,我們還在評估是否要進入台灣市場。」

這一趟走下來,我有很多感觸。我跑大陸已有20多年,現在的大陸台灣人和以往差別很大。

以前都是台商,大部分為中小企業,屬於勞力密集性質,負責人水平較低,自成一個小圈圈。

現在有很多年輕的台灣人,在各類型的大陸企業服務,數目遠超出你的想像,有幾大特色:

第一、他們是菁英中的菁英。在充滿狼性的大陸企業,沒有兩把刷子,早就被幹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