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台灣最夯的兩則新聞,大概就是立委余宛如提案「帶孩子進國會」,還有「48級分的繁星生推薦進台大」了!這兩則新聞,支持者有之,反對者有之。

反對余宛如提案者說「這是納稅人的錢」、「可以帶完小孩再出來工作」,反對48級分繁星進台大的說「這是程度、學習能力、價值觀的問題」,兩則新聞的主題看似不同,一個談的是性別平等,一個談的是教育機會均等,其實,兩邊的反對者所抱持的社會心理狀態是很類似的,我稱之為「原子論式的個人主義」。

原子論的個人主義者認為,每個人都是孤立的個體,要為自己的處境與成果負責,只要夠努力,就可以開創無限可能的未來。在資本主義世界裡,這是激勵人們往前進步的動力,我們努力讀書,就能拿到好文憑。我們努力工作,就能卡到好位置。正因為我們近乎迷信「好位置應該留給那些努力的人」,所以「不懂為自己負責的人,不配拿到好位置」。

在某些人的眼裡,要帶孩子進國會的不是合格的立法委員,只考48級分的也不是合格的台大生,「不合格的假貨」憑什麼魚目混珠,濫竽充數,獲得其他人努力許久都未必能獲得的「好東西」呢?

帶孩子進國會,48級分上台大,只是原子論式個人主義的小縮影,這樣的社會心理狀態推而廣之,我們可以看到更多讓人吃驚的「常識」。

我們常聽人說「貧戶讀書翻身」,或是「女強人同時兼顧家庭與職場」的故事,感覺自己被激勵,好像只要我們足夠努力,就可以靠著讀書翻身,或是齊家治國一肩雙挑,如果我們做不到,就回過頭來責備自己不夠努力。

可是,我們之所以被這些故事激勵,不正是因為我們知道那有多麼地難?

我們知道在一個缺乏教育資源的鄉鎮獲得好的教育品質有多麼地難,我們知道一個媽媽要兼顧家庭與職場有多麼地難。可是我們從來沒有反過來想,為什麼我們沒聽過「富二代讀書翻身」,或「男企業家兼顧家庭與職場」的故事?我們逼自己去翻身,當女強人,可是,我們沒想過應該讓這一切都變得更容易些。

普通人也有孩子要養、長輩要顧,也可能買不起參考書,補不起習,住在請不起全職老師的偏遠鄉鎮。普通人可能也很努力,或者比大部分的人都更努力,可是卻考不上台大,找不到能兼顧孩子與工作的職場。帶孩子進國會,或是繁星計畫,只是把這些「普通人也會面對的困難」變得不那麼困難而已。

也許你支持帶孩子進國會或是繁星計畫,是因為你認為,在社會成本可以負擔的情況下,稍微「幫助」一下弱勢者,是可以接受的。但我們真正要挑戰或努力的,是那些個人主義想像下,沒被看見的另一個面向。

你以為可以考上台大是因為你很努力?錯,是因為你剛好有比別人更適合念書的出身跟環境,而努力只是必要條件而已。很多人也很努力,可能比大部分的人都努力,可是卻不可能考上台大。

每個人絕對不是孤單地被拋到這個世界上來,我們活在一個緊密交織的社會關係網絡中。我們的背後有階級,有城鄉差距,甚至有教育品質的差異。如果你覺得這不公平,那麼,請你想想,處於社會上某些位置的人,必須付出比別人更多更多的努力,才能獲得那麼一點點社會所定義的好東西,而另外一些人,不是不需要努力,而是,不需要那麼那麼那麼地努力,就能得到那些好東西。這難道就是公平?

我們社會要追求的,不正是要讓如你我一般的普通人,都能生活地更容易一點。這不是友善職場,也不是照顧弱勢,這只是一個健全的國家社會,所該負起最基本的責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