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對夫妻都是老師,願意放下身段來諮詢教養問題,真的是不容易。

就像醫生的小孩會生病,親職講師都有自家的親子困擾,老師的孩子當然有不受教的時候,只要願意誠實面對,通常問題也就不會擴大成大災難了!

黃俐雅(以下簡稱雅):可以談談小孩的情況嗎?

媽:他(小孩)說要跟朋友去打籃球,我到學校突襲檢查發現是跟一群人在一起,其中一位是個大麻煩人物。我把兒子叫過來問:『你從這裡看過去,你不會覺得這群人怪怪的嗎?你為什麼要跟他們在一起?』孩子不理我又回去跟他們在一起。

雅:孩子不聽你的話而且還跟你不放心的人在一起,這讓人很焦慮!

媽:他還對我們說謊,上個週末說要跟某某去逛街,結果回來穿的衣服不是出門時的。他說臨時決定去海邊玩,衣服濕了就換上某某的。後來我打電話去某某家,想把已洗好的衣服送回去,這才發現兒子不是跟某某出去,而是跟那位大麻煩人物。

雅:你當下有做什麼處理嗎?

媽:我跟我先生昨晚跟孩子協商,以後放學一定要幾點回家,如果晚上有補習課,也要在十五分鐘內回到家。我們並沒有直接說是為了不讓他跟那位大麻煩碰面,結果他大發脾氣,甚至氣到把刀子拿在手上,我們就先離開現場。睡前先生去跟他說從小我們怎麼把他拉拔長大的過程,我們也擔心孩子做傻事。

雅:你們要先為自己按個讚,起碼在孩子情緒失控時,你們沒有更激化他的反應。你們的協商雖然沒有指名道姓要防堵誰,實際上就是剝奪他跟那位同學的碰面,也難怪他情緒反應會這麼強。那位同學有出過甚麼你們無法忍受的事嗎?為何是個大麻煩人物?

媽:是沒出過大事,但是愛聊天、愛打球、愛跟朋友出去玩。

雅:聽起來頂多是大人眼中的遊手好閒,因為沒有花力氣在大人要的面向,比如讀書,所以你擔心兒子受他影響,是嗎?

媽:是啊!他父母都在國立大學教英文,可是這孩子的英文常常考個位數,看看他有多麻煩。

雅:他有智能或其他方面的學習困難嗎?

媽:沒有,身材長得好,球也打得好,人緣超好的。

雅:所以是對父母的徹底反抗囉?該符合大人最厲害的專業期待,他卻放棄學習,這位人物應該是親子之間有大麻煩吧!

雅:我先說個情況讓你感覺看看;如果一對戀人有人要拆開他們,他們通常就走地下道,或結合得更緊密以抵禦外侮,或一起逃開,更決裂的話說不定以死明志。你覺得站在他們的對立面好?還是同一陣線較能避開風險?孩子不閃躲我們不是更能掌握他的狀態?這樣是不是有機會發揮我們的影響力?雖然你兒子跟他同學未必是戀人,但道理是一樣的。他喜歡跟那位同學在一起,一定有他喜歡的原因。這是我們可以去理解的。

媽:所以不准兒子跟他同學碰面,不見得能讓兒子安心讀書,甚至連親情都不要了,其實現在的狀況就是這樣了。

雅:他跟同學在一起一定有跟父母在一起沒有的樂趣。遠一點來看,你兒子喜歡跟朋友打球、拉咧、去戶外玩,總比掛在網路上當宅男好一些吧?因為是跟真實的跟人在交流,近一點來看,這能讓苦悶的國中生活有喘息的出口,對身心發展是健康的方向。

媽:我要怎麼做?

雅:先別讓孩子花力氣對付我們,比如想方設法瞞著我們偷偷來,或跟我們有情緒衝突的角力。先接受孩子現況,另外花些時間關心那同學過得好嗎?跟兒子一起理解與探討,兒子的情感自然會被你召喚,也開展他對人的好奇與看事的眼光。他同學應該有他生存的無奈吧?甚至你也親自關心一下那學生,被我們尊重的人也會較尊重我們的孩子,這不就避開你擔心兒子被帶壞?我們還得感謝他拓展兒子同儕關係的學習與聊天玩耍的快樂經驗呢。

媽:是啦!我自己是老師,如果我有機會關心協助一位學生是本分,也是契機。

雅:對啊!力氣放在這裡比擺在圍堵孩子有建設性多了!還有,記得跟兒子說那次去學校把他叫出來,一定讓他在朋友面前掛不住臉,跟他道歉,這件事才有可能讓兒子去掉心理的芥蒂。你想像我們跟朋友在喝茶聊天時,先生走過來把我們叫過去,嫌我們的朋友還要我們離開,這多掛不住臉啊!

國中是身心劇烈轉變的階段,較衝動、在乎同儕、質疑大人、情緒敏感,這是有行動力、冒險探索、拓展人脈、建立自我概念並與世界連結的表現。這些特質或許給自己跟大人帶來挑戰,但不就是為了邁向獨立的必須過程嗎?可是他們生活的是什麼樣的成長環境?最寶貴的璀璨青春幾乎都在課業學習上,連睡足夠的時間、宣洩體能的空間都匱乏,別說其他面向的學習體驗了,偏偏這是條不可逆的歲月輸送帶,比如此時是一生中儲存骨本的最佳時機,大人只關注學業卻忽略掉永遠回不來的補充機會了。